生活 Travel & Leisure

走進精品女王的LV城堡

走進LVMH集團前總經理的精品居家

2005/11/24

LINE分享 FB分享

耗時四個月打造不到二平方公尺的金屬環屏風,為了壁紙的細微紋路,一調再調……在這裡,古典與前衛、昂貴與平價巧妙融合,只因她堅持生活的每個細節都要美。

走進石靈慧的家,就像走進一間精品旗艦店。挑高三米的寬闊大廳,米白色的大理石地板,銀色金屬環的穿透式屏風,和一整組Cassina〈卡希納〉的皮製餐椅和沙發,是最初的印象。

玄關兩旁與天花板齊高的鞋櫃,皮質把手輕巧彎曲,有如高級名店裡的擺設;一拉開,是一格格排放整齊的米色Louis Vuitton鞋盒。玄關上唯一的裝飾,是不時更換的日本腰封,繽紛多彩的圖案,或山水,或花朵,原是繫在和服上的骨董腰帶。

然而,和其他精品旗艦店不同的是,石靈慧的家既不是仿效國外雜誌圖片打造的樣品屋,也不是出於哪位名設計師的大作;事實上,除了部分現成的家具和擺飾之外,每一個細節,都是她依據自己的構想,委託本地師傅,一敲一打製造出來的原創品。

石靈慧卓越的品味本不應令人吃驚,她曾在美國康乃爾大學取得藝術碩士,於紐約、台北兩地,從事劇場服裝與百貨櫥窗的設計工作。

不過,她最為人熟知的頭銜,則是長達七年的時間,擔任世界最大精品集團LVMH Fashion Group〈旗下包含Louis Vuitton、Fendi﹝芬迪﹞、Hennessy﹝軒尼詩﹞、Givenchy﹝紀梵希﹞等多家品牌的時尚集團〉台灣區總經理。

推開大門,略施淡妝的女主人,笑盈盈地迎過來;個頭不高的石靈慧,站在挑高的玄關前,更顯嬌小。自從她去年從LVMH退休之後,這個家就是她的工作室。

石靈慧不諱言她對城市公寓的抗拒,無非是覺得「就像住在方盒子裡頭!」曾經在紐約生活十年的石靈慧,欣賞那種挑高無隔間,甚至連管線也毫不在意的暴露出來的紐約公寓LOFT式風格。

所以在規畫新家空間時,她特別把天花板推到底,一般設計師會刻意遮掉的樑柱,在她家清楚可見,「我家是三˙一五米,如果你去鄰居家看,還要再矮個五十到八十公分左右。」一句話,表露了她對高度的在乎。

{DS}

就是這樣的高度,讓石靈慧的家,展現一種精品聖殿的氣勢。為了保留這種氣勢,整個起居室毫無隔間,書房、客廳、餐廳三個空間連成一氣,互相穿透卻又各成一局;她甚至捨棄了書架,只讓雜誌書籍一疊疊坐落在地上。

在這個十幾坪的起居室裡,唯一的隔間,是好像存在又好像不存在的金屬環屏風,在玄關與書桌之間,在餐廳與客廳之間,乍看之下,頗有幾分LV六本木概念店,以三萬個金屬環構成的帷幕牆風格。

問起石靈慧,她說,其實這點子不完全來自LV,加拿大的Yabu Pushelberg也給了她很多啟發〈台北遠東飯店為Pushelberg的設計作品〉。

石靈慧說,屋子裡的家具大多是方形的,櫃子的門是方的,牆上的磚也是方的,加入一點圓形的元素,既可軟化視覺也能增添趣味,所以便自己著手畫設計圖,委託一位年輕的家具設計師,幫她依圖一個個焊接。

這些每圈直徑十一公分,材質選用不鏽鋼的金屬環屏風,面積還不到兩平方公尺,卻耗時四個多月製作。

設計師和石靈慧邊做邊討論,每個圓圈的大小、厚度,焊接的方式、重疊的範圍,每個細節都是打樣多次才定案的。當這幾片屏風好不容易完工後,已經筋疲力盡的設計師感想是:「拜託妳以後別再來找我了!」石靈慧不好意思的哈哈大笑。

不過,由於設計獨特,造型時尚,金屬環在打樣的過程中,就有別的客戶看到,不斷地詢問設計師,是否能夠依樣拷貝做成桌子或是燈飾?當然也都被一一拒絕了,說到這裡,石靈慧得意地開玩笑說:「或許我該把這圓圈註冊成我的專利設計!」對照時髦耀眼的金屬環屏風,在這個精品聖殿裡,幾件重要的家具,卻是道道地地的陳舊骨董。

一個靠窗的餐櫃、一個走廊間的木櫃,都是石靈慧自好友朱平〈Aveda負責人〉那裡轉手購來的一九二○年代義大利家具。餐櫃上覆大理石,中間木門上雕刻著極為精細的花紋,輕手轉開木門的銅鎖,一格格抽屜形成美麗的弧度,裡頭就用來放餐盤和餐具。

石靈慧說,如果不是極為堅硬質地極佳的木頭,是不可能做出這樣的雕刻,她甚至解釋這些花紋是怎麼被做出來的,「不同層次的木頭貼上去之後,要一片片的去刨,刨過後再上色,再刨過再上色……」她之所以這麼清楚,那是因為她做劇場設計出身,對文物考據頗有研究,所以就算要憑空把一塊木頭變成一張家具,也難不倒她。

{DS}

起居室裡,一張深又闊的大木桌,算不上骨董,倒可算是石靈慧把朽木變家具的代表作品。她得意的說,這是特地到承德路上,找一位專撿棄木的老師傅訂作的。

「那裡有好多好多黑色的大木頭,他們讓我挑,我看中一塊灰撲撲的老木,一刨,哇,露出好漂亮的顏色。」她興奮地描述與這塊扁柏木相遇的歷程,還拿出一塊切除的殘木,要記者湊近聞聞那種雋永芬芳的香味。

「材料就能給我靈感」,石靈慧說,好的木頭散發出的質感,她一眼就能看出。於是,扁柏木成了這張長二˙八米、寬一米的木桌,從切割、染色、到上漆,每個處理程序都依照她指定,整張桌子僅以三塊木板構成,卻重達兩百多公斤。

石靈慧輕輕撫摸桌面上的細紋,露出一種滿足的眼神,她說,扁柏木原是日式屋舍裡的頂板,所以上頭還保有一個個銜接樑柱的穿孔,她不要填實,故意保留下來,反倒成了這木桌獨一無二的特色。

說起石靈慧對老物的情感,還不止是如此而已,因為學劇場設計,對布料也別有心得,尤其是呈現歷史風味的老布料。石靈慧說,小時候母親帶他們到布行裡挑布做衣服,她就偏愛往褪了色、蒙了塵的布料裡翻,越流行的樣式她越不愛,能夠吸引她目光的,都是實實在在的手工藝品。

「我不介意東西有些破舊,事實上那給我更多想像,想像這樣東西經歷過的故事,讓我和過去產生連結。」她感性的說。

石靈慧特別偏愛蒐集繫在和服上的腰封,所以每到東京,就往老鋪裡尋寶。她打開收藏在LV monogram行李箱內的腰封,仔細地端詳布上的花紋圖樣。她說,她很佩服日本人對物延伸出來的感情,如此精湛的手藝,其實是經過多少代的傳承和練習,才能達到完美的境界。

現在,這些骨董腰封不只是收藏,也被她用來裝飾玄關,甚至是桌面,在她用色深沉的家裡,顯得格外鮮豔。

{DS}

就像石靈慧對精品的定義:「在當代創造未來的經典。」當代、經典,在她家隨處可見;Cassina皮椅就完全符合她對精品的定義,「我喜歡的家具線條是簡單的,理性的。」

她說,極簡如果有偏差,就會變成原始,但Cassina的家具造型有個性又低調,怎麼放都好看。所以她把這兩套餐椅和沙發原封不動地從舊家搬來,完全不會有不合搭的狀況。

Mix and Match〈混搭〉,是石靈慧的精品哲學。她用Ikea的灰色塑膠盒讓文件歸檔,放在昂貴的Fendi Casa皮製長凳旁,一點也不突兀;她也把兩片價格不到數百元的浴簾,重疊掛在客用淋浴間裡,只因為搭配得宜,看起來就像五星級飯店的擺飾。

石靈慧的居家巧思,不只是精品般的華麗精緻而已,而是一種對物質的美學品味,比奢華更有價。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