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以柴燒紀錄美濃古蹟放棄都市、堅持古法的陶藝師

最近幾年來,美濃的緩慢步調和好山好土,成為陶藝家創作新樂園,古老的柴燒、宋代的天目釉,都在美濃現身。

菸樓陶藝」館主鍾建志的作品不會讓人一眼就喜歡。「殘忍」的是,很多顧客看了他的陶藝、問明價格,最直接的反應就是:「黑漆漆的,為什麼一個杯子要賣三百多塊錢?」

鍾建志每回聽見顧客這樣說,心裡總覺得很不是滋味。柴燒,是一種用最傳統的柴火燒窯方式,放進柴燒裡的陶藝品不上釉,所以,是靠著陶土及燒陶過程中的火、柴灰、煙,自然形成陶藝品的圖案。

「灰色是火痕、黑色是炭,白色的部分,那是要在溫度降到一千多度時才投入木炭,讓它有燻染的效果。」手上拿著柴燒杯子,鍾建志熱情的為我們解釋杯子上的顏色如何形成。比較他另一手上拿著有上釉的杯子,忽然覺得,如果上過釉的陶杯像化過妝的女人,柴燒就是素淨著一張臉的清秀佳人。

的確,看柴燒得放慢腳步,靜下心來看那窯火淬煉出來的紋路。因為,每一個柴燒作品完成的過程,和如今的電燒窯比起來,緩慢許多。首先是配土、煉土、拉坏後,再進行一次約七、八百度高溫的「素燒」,放入窯裡燒製二至三天,這只是預熱。接著才進入「燒窯」關鍵期。鍾建志得在窯邊守上四天三夜,為的是要維持窯裡攝氏一千二百到一千二百六十度的高溫,讓落灰能附著在作品上。

而且,還要在不同時間更換不同的木材,幾乎是每兩分鐘就要丟一次木柴,才能讓溫度達到讓木灰能夠融化的一千二百度。費了這麼多工夫與時間,最後作品成功率卻往往只有一半。 而電燒,只要控制好時間和溫度,人不在窯邊看著,也沒有關係。鍾建志為何就是要搞花時間、費力氣,緩慢,做出來還被客人嫌「黑漆漆」的柴燒?

「在作品燒製完成之前,永遠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柴燒每個作品,除了金(礦物質)、木、水、火、土的變化,也跟當時的氣候與壓力有關,成品所展現的質感與色澤,就像每一個新生的嬰孩般,不是創作者能夠預期。這未知,卻吸引鍾建志像傻子般一頭栽入。今年三十九歲的鍾建志,將兩千一百多個青春歲月投入柴燒。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