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在喜馬拉雅山慶祝50歲生日圓夢!他們暫別工作、家庭

從登上泰航班機的那刻開始,家庭、公事和電腦、網路架構起來的日常世界,就淡出地平線外……我跟大學山社同學到喜馬拉雅山「朝聖」去了。

遠古以來,人類就以朝聖來提振蒙塵的性靈。前年,幾個山社夥伴在mail中談人生最想去的地方,大夥決定一圓年輕時代的夢── 喜馬拉雅山,以「此生最接近天堂的一次」,當作送給自己的五十歲禮物。

這群二、三十年前的老同學,要抽離家庭、職場,一起在喜馬拉雅山區健行八天,並不容易。活動開出,前後幾屆嚷著想去的人就沒斷過,連前台電、台糖董事長林能白學長都報了名,最後卻因時間「喬」不出來而放棄。

當我向家人提出這個計畫時,先生的反應是:為什麼要「自找麻煩」?找個舒服的度假勝地,不輕鬆愉快嗎?但我此生無緣攀登聖母峰,有機會到喜馬拉雅山,親眼看看世界第一峰,就是一次「無憾的回憶」。人生,求的不就是無憾嗎?

為挑戰海拔四千五百公尺,行前一個月,我就開始到山坡路練車,強化心肺功能和肌耐力。還有人在出發前半年就先請好假,以明「一定要去」之志。

最後,在一堆夥伴流著口水的歡送聲中,我們一行十人,耗時兩天、轉三趟飛機:先從台灣飛曼谷,在機場過境旅館過夜後,飛往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再搭上小飛機往東南方,最後降落在海拔二千八百公尺的高原小鎮魯卡拉(Lukla)。

入山 絕世美景初體驗

人對神秘奧妙、浩瀚無垠,真是無從抗拒。下飛機後,我就被眼前的景物迷惑了。這是一個群山環繞的小機場,滿山花樹。循著山路往上,發現竟是野生杜鵑。株高達十公尺,樹幹有碗口粗,粉白嫣紅的花朵聚成繖狀,像是枝頭的天然花束。這花中王者的氣象,台大校園的小灌木,真是無法相比。難怪杜鵑又叫映山紅,獲選為尼泊爾國花。

山上第一、二天,我們都沿著溪谷而行,這黃土中不時冒出大石頭的登山路,是昆布地區雪巴人的「幹道」,路上生機處處。一泓小小春水活泉,灌溉了綠油油的青稞;冠羽鮮亮的公雞在前庭踱著方步;路上橫睡的,是懶洋洋伸長四肢曬太陽的藏獒。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