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車廂內 外交官的心靈獨白METRO 》愛捷運勝過黑頭車

次長,您真的還搭捷運嗎?」看到外交部政務次長楊子葆搭著轎車前來,在台大醫院捷運站口下了車,我直截了當問他。

「工作時,我非坐車不可,因為那是外交官的門面;週末,我還是盡可能搭捷運,這有點兒像是回來真實的自己。」

在捷運釋放情緒壓力

搭捷運是楊子葆和自己相處的最佳時刻。外交工作壓力大,當加班遇到瓶頸,楊子葆有時會跟工作夥伴說要出去一個半小時。此時,工作繁忙的他,會搭上捷運淡水線,從中正紀念堂或台大醫院站直抵淡水站,有時在站外淡水河畔的綠地上走走,有時就直接搭反方向列車回到出發點。

「這像是做完了『轉換心情』的儀式,將跑出去的七魂六魄都收回來,用私有交通工具是困難的,會塞車。」他說的「塞車」,聽起來不只是真的塞車,也包括思路的「塞車」。這段獨處的時間,是楊子葆思考與工作的泉源,在他眼裡,捷運改變了很多可能性,能夠讓環境、氣氛在短時間之內轉換。

以楊子葆最喜歡的淡水線為例,「它和傳統捷運不同,有地下、地面的景致變化,又有關渡橋、淡水河等風景。」不僅改變了他的心情,也打破了地理環境的概念。像是搭捷運,四十五分鐘內就能抵達淡水,內湖反而變成比較不容易去的地方。「台北市的定義在改變,『淡水』對我來說像台北市,『內湖』才像台北縣。」

假日裡,楊子葆會帶孩子為了搭捷運而搭捷運。乘上木柵線,目的地是「動物園」,去不去動物園不是重點,光是坐在第一節車廂,看窗外捷運在軌道上轉彎、進隧道的樣子,孩子們就夠興奮了!「他們覺得自己好像主人一樣,在開車。」看來,楊子葆一家人都是捷運迷。

在捷運發現天真台北

民國七十五年,台北市成立「捷運系統工程局籌備處」,正逢楊子葆攻讀台大土木工程研究所交通碩士班,「那時開始討論要蓋捷運,是重要的重大工程,趕時髦研究捷運呀!」他於是開始「趕時髦」搭上捷運列車。此後,他又擔任法國巴黎公共運輸局研發工程師、台北大眾捷運公司顧問,跟捷運的淵源甚深,別人沒注意到的小細節,在他眼裡都是大學問。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