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椰壺遇上大提琴 唱出老山歌新生命音樂創意客》

第一次被羅思容吸引,是從她《每日》專輯的封面人像開始。大紅底圖,藍黑對剖切割的人像,略帶扭曲印象派式五官,讓這張擺在客家歌謠區的CD,顯得「格格不入」卻很醒目,這引起我好奇,「裡面是什麼樣的客家歌啊?」

而專輯第一首歌「麼介事都毋愛做」(什麼事都不想做),勤勞的客家人,怎麼會說「什麼事都不想做」呢?我更好奇了!等CD一放清朗古典吉他旋律一起,緩緩帶出羅思容吟唱般透亮個性聲音,單純的吉他加上單純的人聲,張力十足!聽著聽著,胸口突湧起一股熱潮……「喔,客家歌竟如此勾動靈魂啊!」

我查詢羅思容資料,發現四十歲才開始創作客家歌曲的她,從二○○三年開始創作以來,年年得獎,可說是現代客家歌曲創作得獎之后。

父親詩文,發現她的新世界

從小,她雖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卻不喜歡穿裙子、玩洋娃娃,喜歡問為什麼,然後拚命找答案,母親說她「變鬼變怪」,這古怪個性,造成她年輕時與家人的疏離。直到結婚生女,女兒的一場病,讓她體會當年一天到晚忙得像陀螺般緊張焦慮的母親的心情,也重新拉起她與母親這條親情線,客家女人堅毅又韌命的母性在她心裡舒張。

二○○二年,苗栗文化局計畫出版她父親詩人羅浪的詩集,身為女兒又學中文的她,成為最佳整理人選,「那是我第一次如此貼近以往沉默、安靜的父親!」她在翻閱父親詩文時,才發現原來喜歡閱讀、釣魚的父親,內心竟如此熱情澎湃,例如他的一首〈美哉〉的詩這麼寫著:

我向宇宙吶喊

你們啊!

旋律呀!秘藏啊!

優美的自然呀

我深愛你們

(耽愛天上美麗星星的人 忽然,又會變成孤獨一人)

「父親的詩雖然是用中文寫的,但當我用母語朗誦時,突然有股親切、美好的感動!好像前面幾十年追尋,重新被熟悉的母語召喚回來!」這時,她讀到父親一首詩〈吊橋〉,讀著讀著,內在突然湧出一股旋律,她將這首詞譜成曲,創作出生平第一首客家歌曲,沉睡在她身上的豐沛創作力,似乎一下子甦醒了!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