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上坡喊累下坡含淚從高崗天堂到田間教堂

說起此行第一道穿越海岸山脈的路徑——光豐公路(台十一甲線),行前真是我心惶惶。路兩端各是花東縱谷臨山的花蓮縣光復鄉與臨海的豐濱鄉,出門前多方諮詢,花蓮在地的旅遊界大哥力阻我騎這條路,實在擔心我直接更快的連人帶車滾至山腳。單車界達人則是力讚沿途風光以及穿山即海的淋漓盡致,且他們口中的光豐只是入門山路而已。

基於職業道德,若想推薦這條路,勢必不騎不知道了。出發前,我在借宿的花蓮光復觀光糖廠東繞西繞,美其名是趁便採訪即將完工的單車道兼熱身,實為拖延上山路。

話說花蓮唯一保留的台糖糖廠──光復糖廠,其老木屋群和台糖小火車舊站等等人文景致,彷彿存在時空膠囊,經常有復古連續劇來這兒出外景。連棟連排的日式木構宿舍依然齊整,小火車雖然不再嘟嘟快跑,也仍然維持一定的車站景觀。

加上鐵道文物館、糖業文物館、冰店等文教、休閒設施,倒很適合無法騎山路、騎遠路的一家老少,在新建的自行車道上闔家同騎。體力好的,還可騎出園區,至鐵道西側不遠的馬太鞍溼地來場生態之旅。

無論如何,再不開騎,就會在光豐公路的最高點,被升至最高點的正午太陽曝曬成乾了。早上八點多離開糖廠,穿越光復鎮上及太巴塱地區——阿美族文化發祥地,那似乎無盡頭的上坡,終於綿密而來。

請不要問我那上坡有多綿密。因為我根本沒有辦法停下來思考、喘口氣告訴你。如果我高興停就停,再起步只會讓自己的大腿和心臟更苦。稍有經驗的車友應該會知道:寧願以類似慢動作的頻率不停踩,也不要完全停車之後再發動,此舉徒費體力、又徒增沮喪而已。

那真是一趟矛盾的旅程:光豐公路上,汽、機車不多,非假日亦未遇見第二位車友,沿途只有蟲嘶鳥鳴、綠葉婆娑之聲浪漫相伴。回眺谷底靜謐聚落,壯景竟僅我一人獨享。阿美族祖先當年站在這高崗上,所見也未曾巨變吧。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