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不只是張紙一張紙搭成一座橋、一張紙蓋好一教堂、一張紙……

從以前到現在,對紙的感覺是,柔軟、脆弱、輕薄、低廉……。因為不能洗,甚至連結上用完即丟的印象,紙的典型生活用品是紙杯、紙盤、紙袋或包裝紙。

然而,隨著各界設計師對這項環保材質的關注增加,紙,竟然也可以變得很強壯,很貴重,甚至可水洗。強壯到足以代替鋼筋撐起房子,搭起橋樑;貴重到成為首飾、配件,充滿華麗感;耐用到能直接清洗,方便重複利用的時尚紙背包,你根本捨不得丟。

在日本極擅長「紙建築」的坂茂(Shigeru Ban)建築師,在法國亞維儂讓大家見識,紙的力量是很驚人的。他用二百八十一根紙管,搭成一座橋,橫越當地的加爾河(見下圖)。每根中空紙管的紙材厚度雖然只有一‧二公分,但空心圓柱依力學原理來設計承受重量,力道不輸木柱採用的垂直榫接。紙橋落成後,可不是只能讓仙女或紙片人飄過去,它上頭足足能站二十位成年人,理直氣壯的和當地原有石砌的加爾橋,互別苗頭。

如果只是耍耍噱頭,紙橋畢竟不如石橋實用、生活化。妙就妙在這:這座紙橋展出六星期後,雖然總重達七‧五噸,聽起來好像很重,但只要把紙管一根根的抽出來,「輕輕」鬆鬆就能移往他處,重新架構。紙零件的可移動,是笨重、重建困難的石橋望塵莫及的。

台灣目前也有坂茂的紙建築作品,就是座落在南投縣埔里鎮桃米生態村的一座紙教堂(見第10頁),你可以親眼見證他賦予紙的力量。

做了粗活,紙也可以化身細軟。義大利珠寶界近年出現一顆新星,那就是設計品牌Frucci用紙做成的項鍊、耳環、袖扣和戒指。珠寶的炫目來自它特有的光澤,可印刷的紙,則讓首飾能有超細微、超豐富的圖案及色彩,華麗程度毫不遜色。設計師將紙折成一顆顆小珠子,同樣有立面、角度,每個立面的圖案可以隨心所欲的花俏,突破傳統珠寶既有的色彩限制,更年輕時尚。在網路上和義大利一些機場都買得到。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