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大小鳥事輕鬆學出國賞鳥團

看著從中央銀行退休,目前正專注帶領賞鳥旅行團的許建忠,和他太太「台灣野鳥保育協會」秘書長曾美麗秀出的某張賞鳥照,我先是驚訝:哪來顏色這麼飽滿且有趣的鳥,光是細長的鳥嘴就有紅黑兩色間隔,並綴有鮮黃色。然後,我凝視著這隻從未見過的鞍嘴鸛很久很久。

我並非鳥迷,賞鳥經驗少,叫得出的鳥名十根手指數得完,可是一張張的鳥隻照片都令我的眼睛很著迷。有的單隻鳥兒擁有罕見的特別色羽毛,集寶藍、湛藍、暗紫、咖啡、淺褐、灰於一身,散發著神秘感;有的成群候鳥,姿態優雅或飛或停佇,讓我從靜態的照片中看見連續動態的瞬間。

看完這批照片,我的疑問是:若不是鳥迷,參加賞鳥團也找得到樂子嗎?答案:肯定可以。賞鳥經驗豐富、曾全家跟著許建忠和曾美麗出國賞鳥的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蕭阿勤說,全世界高達近萬種的鳥類,變化萬千,這還只是樂趣之一:開眼界。藉由觀察鳥類,理解珍禽世界,親近自然、忘卻都市繁忙生活,更能獲得生活能量。

這是近幾年來,台灣有越來越多的賞鳥團,追鳥追到國外去的原因。台灣近五百八十種的鳥類,約只占全球鳥種的五%。特別是在地才有的特有種鳥類,台灣僅僅二十多種(如印在新台幣千元紙鈔背面的帝雉)。許建忠說,像是菲律賓就有高達兩百多種其他地方想看也看不到的特有種,很精采。像這樣的地方,國外確實不少。

然而,一般旅行團也有包含賞鳥的行程,且國內也有一些以賞鳥為主題的旅行團,為什麼非得跟著許建忠和曾美麗去賞鳥?首先,若參加穿插有賞鳥行程的旅行團,時間太短,加上沒有懂鳥者帶路,可能流於走馬看花。若是與其他賞鳥團相較,已經退休、隨著許建忠和曾美麗出團三次的張天賜說,他們鳥功了得,其他人很難跟得上,甚至很難模仿。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