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可愛到爆表!

完全不需PK,這個小孩的照片一擺出來,立刻把可愛教主全打掛。可愛未必是甜滋滋的笑,猙獰也可以、皺眉也可以、哭到鼻涕抽搭也可以,真正從內心長出來的情緒反應,才是可愛的極致。

自從我把「未来ちゃん」的照片當桌面,每個人經過一定會問:「這小女生是誰?」她是誰?她只是日本新潟佐渡島(註:日本最大離島)的一個鄉下小孩,但當日本著名設計雜誌「BRUTUS」去年十二月號將她擺上封面,馬上賣到斷貨。災後日本國內經濟一陣蕭條,《未来ちゃん》寫真集卻逆勢成長,媒體大讚其充滿「療癒」效果,從今年四月首發五百本,二週內衝上二萬本,短短一個月,我手上的已經第五刷。川島小鳥,八○後的日本新銳攝影家,因為《未来ちゃん》一炮而紅。

在川島小鳥的鏡頭下,二歲的「未来ちゃん」就像畫家奈良美智筆下娃娃的真人版,不是甜甜的對著鏡頭開懷笑,而是手握叉子,目露兇光,一副要和送進嘴裡的食物搏鬥一樣;或冷不防來個搞笑鬼臉,皺眉的機會還比笑的多。

為什麼想拍小孩?川島接受「alive優生活」專訪時表示,不是想拍小孩,單純是想拍「未来ちゃん」。「她非常有活力,身上有種城市小孩沒有的野性,就像太陽一樣。」並不是養在溫室裡嬌豔欲滴的花朵,這朵長在野地裡的小草花,很悍、很強勁。

這麼野,當然也不會任他擺布,所以川島省了用哄騙勸誘這招,而是直接住進「未来ちゃん」家,和她一起生活,用陪伴建立起信賴感。在拍攝「未来ちゃん」的一年間,川島就像狗仔偷拍一樣,總是隨時帶著相機,把自己存在感降低,在旁捕捉她很認真、賣力的做事、玩耍、過日子。川島喜歡用傳統底片拍作品,所以每一張都是瞬間直覺,無法重來。

拍照講投緣,靦腆的川島說自己與情緒外放的「未来ちゃん」個性大不同,卻非常合拍。有時他在不遠處靜靜記錄著,有時也跟著她一起玩,有張她整個人卡在排水溝的照片,就是玩遊戲時拍的。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