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來去非洲

到非洲去旅行?我沒興趣。沒有直航的班機,又那麼遠。去看動物啊!看動物?到動物園去看看,不就行了?要看在開放空間中,跑來跑去的獅子。那就到關西野生動物園去,那裡也有一大堆的獅子,蹲在樹蔭下讓你看。何必跑到那麼遠的非洲去看不可?而且最近連丹頂鶴都來台了!為了看動物到非洲去?NO WAY!

結果……,雖然嘴硬,我還是去了!而且一去就是二十天。全程都坐在沒冷氣,車頂及窗子都是開著的舊吉普車當中。車子還常拋錨,司機下去換輪胎,修水管,補油管時。我們還得要幫他捏把冷汗,注意附近會不會忽然有隻饑餓的獅子或花豹撲出來。

每天行程都要顛簸八小時以上。一路上幾乎都是泥土路。車開過去,看到和感覺到的都是灰塵。晚上回旅館,滿嘴都是沙,頭髮摸起來好像上面有層蜘蛛網。然後用黃色的水淋浴。就這樣日復一日,不知不覺中,在非洲過了二十天。每天日記上寫的都是「早上看動物,下午看動物」。

在回程飛機上,回想這一路點滴。我雖然對看動物並不那麼有興趣。但這一生還真是第一次,在短短二十天中,把除了人以外的動物好好看一遍。心中還挺慚愧。因為這個我們自認是屬於人類的地球,其實也屬於牠們。而我們一直認為牠們是屬於我們的。其實只不過是因為我們腦子比牠們發達而已,就主宰了牠們的生命。

陶爸:一趟非洲之旅,帶給我太多的感想及回憶。在坦桑尼亞的國家公園裡,看到一隻獵豹,正在啃食著一隻剛以每小時一百二十公里的速度,獵捕到的羚羊。後面的禿鷹似乎已等得有點不耐煩了!急著張開雙翅一直搖晃。似乎告訴花豹,這世界除了你要活著,我們也要活著啊!

(編按:「陶爸非洲旅」全部精彩內容,請見alive優生活300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