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作者--吳毅平

貓咪出草

【當世界只剩下貓】cove2r含封底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貓眼看世界

愛貓成痴,這樣來形容自由攝影家吳毅平,是遠遠不夠的。

「從第一次把相機鏡頭對準貓開始,中間經過整整十五年。除了拍新聞照、拍美景美食討生活外,我到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眼睛一定不斷在搜尋哪裡有貓。」自家就養了五隻貓、徹底是個貓奴的吳毅平,走遍世界,最讓他無怨無悔的工作就是追逐貓的身影——就算領不到稿費,甚至還要自掏腰包。他鏡頭下的貓,不一定圓滾可愛,不一定優雅討喜,血統更不純正,甚至表情欠揍、動作猥褻、滑稽搞笑,但,每一隻貓都述說了一段專屬於牠的故事,既複製不了、更是絕對的真實瞬間。

就算窮得只剩貓,吳毅平說,再花個十五年,他仍會是個奴性堅強的追貓人。(文‧陳乃菁)

蓋棉被純聊天 Goodnight, Honey!

巴黎街上,有兩種人會希望你把口袋裡的銅板給他,一個是乞丐,另一種,就是街頭藝人。

據我的觀察,他們「收入」都不高。或許巴黎的乞丐「演技」沒有台灣的好,不會把自己搞得烏漆墨黑,然後趴在地上一副快把頭磕破的樣子,也不會用企業化的方式來經營,所以沒有賓士車每天載他們來上班。許多街頭藝人只能帶著大樂器,在擁擠的地鐵車廂裡硬擠出個位子來,即使表演得再好,也會遭人白眼。

不過如果乞丐帶著貓,甚至讓貓與狗來個「行動劇」演出,那絕對能讓路人不斷慷慨解囊,畢竟喜愛動物的法國人是不忍心看到貓狗挨餓的;這也就是為何歐洲人以前看到台灣滿街的流浪狗時,會如此憤怒了。

但令人不解的是,不知這些貓是如何被馴服的,願意乖乖坐著,甚至甘願與狗「蓋棉被純聊天」,看來似乎有失貓格。或許在這物價超高的國際大都市裡,貓兒也得為五斗米折腰吧。

貓咪出草 I Believe I can Fly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