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精簡嚴謹準確的工藝,才能放膽玩設計

為什麼現在歐洲設計大獎,尤其是關於未來概念的主題,一定都少不了來自柏林的設計師?瘋狂、自由、奔放,是柏林的個性;但過去嚴謹、專注、精確的德國設計基因,已深深植入他們的血液。一冷一熱的結合,讓他們的設計看似創意脫韁,卻有耐用的底子,得以將未來具體的描繪成形。來自柏林,台灣人不陌生的眼鏡品牌「ic! berlin」正是好例子。

搞怪創辦人倒立受訪

我被安德爾(Ralph Anderl)嚇到。他是ic! berlin創辦人。這個品牌,五年前因為政壇名人連勝文,在台灣一夕暴紅。

當時連勝文陪立委掃街拜票,被人朝臉揮了一拳,眼鏡掉到地上斷成兩截,他撿起來叩答一聲,卡楯馬上裝回去,前後不用三秒。我想安德爾應該愛死連勝文了。這下全台都知道ic! berlin的眼鏡,不必用螺絲,具有彈性的半公厘薄鋼,摔不壞,嵌合式的有爪卡楯,可以徒手拆開再裝回去。

當時,大家大讚這種眼鏡真是超有德國工藝與精巧的水準。怎料我走進ic! berlin,入口放張黑色的床,有沙包和手動足球檯玩具。喔,這跟我想像重精確、高工藝等級的德國印象差太多了。馬上,光頭、鉚釘鞋的安德爾,藝人般誇張的走出來。以為他帶我們走向辦公室,那間「辦公室」卻只有一台鋼琴,他冷不防突然用超大音量唱起歌劇。我頭開始有一點痛。員工坐在高腳椅上辦公;走廊貼滿安德爾的塗鴉兼藝術創作品;行動藝術家住在樓梯間。上頂樓俯瞰柏林時,安德爾無預警頭下腳上,倒立在雪上。

「Keep fun!」(保持歡樂)他逗我,這也是他最愛柏林的原因:玩心十足。然而一談到眼鏡,安德爾變得相當嚴肅。「我不做『差不多可以』的東西。藝術感?可以,但要做得非常精確。」在安德爾的邏輯裡,夠精確,才能放膽玩。一九九九年,他正在寫他文化研究的博士論文。兩個學藝術設計的人,帶了這款用薄鋼折成嵌合卡楯、無螺絲的眼鏡來找他,「你的光頭可不可以借我們展示?」他就突然被拉進這個領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