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尋訪部落當泰雅獵人追尋台灣特有種

路線:羅東→大同鄉崙埤村(從阿雄家出發)→中嶺越嶺道→哈盆越嶺道 →福山村→烏來

泰雅獵人阿雄在山裡獵到一隻山羌,喜孜孜返回部落時,卻遇到臨檢:「為什麼打山羌呢?」警察質問。

「我沒打『三槍』啊,我只打了一槍!」阿雄不知故意,抑或聽不懂,換到四萬元罰單,讓他打了好久的零工才還清。

我問他,一隻山羌能賣多少錢?沒想到,他卻正色說:「我打來吃的,不是打來賣的。」

原來,阿雄堅持做泰雅族「傳統獵人」,獵物只打來與族人分享,是不賣的。而他所謂的「傳統」,亦即遵守「祖訓」(gaya)—就像入山,一定會在獵徑入口獻酒,祈求祖靈帶來獵物、保佑平安,歸來時,也要在同樣的地方,感謝祖靈賜予。

我在宜蘭大同鄉崙埤村的阿雄家中,看到木槍、長矛、魚槍、魚荃、鋼珠獵槍、弓箭等,還有黃藤編織的背簍、山羊皮衣、山羌皮衣、檳榔包、竹菸斗、背新娘的椅座等,都是他在山裡就地取材,再從父親或長老那兒學怎麼打造製作的。這些技藝本來是人人都有的,現在卻瀕臨失傳。所以,宛如一間小型泰雅文物館的家就更彌足珍貴,成為他設立「泰雅獵人學校」的教室。

但更大的教室在山上,也就是他所謂的「傳統獵場」—日治時代「哈盆部落」的領域,包括福山植物園和哈盆自然保留區。此次入山,即是獵人學校課程之一。

阿雄在前帶路,說我們走的是日治時代的「中嶺越嶺道」,果然,某些路段仍殘存駁坎遺跡,但路面已縮成獵徑般狹窄,難以想像當年曾是馬在跑的「馬路」,一路直通哈盆部落,再連接「哈盆越嶺道」至福山部落。前者長約二十公里,後者約十二公里,我們預備花兩夜三天走出去。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