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從燈開始定義家的風格

在裝飾自己家的藍圖裡,每個人對家的想像都是一幅美麗的風景,依著個人的想像以及需求,而畫上各式各樣的圖形。從前我對家具第一個反應是椅子,因為家是自己一方隱密休息的所在,椅子就是符合這個的代表的意義符號。不同形式的椅子,可以反映出主人的需求,也表演出了整個空間的個性。所以我每次布置自己的新家,都是從椅子開始。而在思考家的裝修發展上到了最後的階段,最終最難的選擇經常落在燈飾上面。後來我才明白,燈才是整個空間的靈魂,如同每張人臉上的眼睛,它是投射出這個人的精神和狀態最重要的一環。

在過往的旅行途中,常常在世界各地的許多小店裡,看到讓人驚豔的燈飾,可是買回家之後,卻發現不一定適合自己的家。可能每一盞燈都有自己的靈魂,如同找整形醫生,複製一雙和大明星一樣的美目在自己的臉上,往往無功,不只如此,可能還因此反而改變了給人的感受。

燈應該是隱性且具有畫龍點睛的效果,所以在選擇燈飾上面,總讓我感覺因為條件不具象,所以可考慮的細節太多,因此要完全合適的就太少了。這幾年米蘭家具展,雖然有許多很新穎的創意和經典的家具創作成為新聞焦點,但是在燈飾上的好作品還是會吸引人們的目光,當燈飾不再只是局限於照明的用途,它有更多的精神暗示和接近形式的暗示,遠遠超越了我們原來對於燈的定義。

多年前我開始布置北京的住處時,刻意調整改變了我過往對於裝修家的習慣。我先從選擇燈飾開始,於是先買了一盞來自義大利設計概念和製作工藝極好的鳥巢大燈,這件作品也引發了藝術圈和建築業的借鏡。那是一盞可放置在桌上或掛在天花板的吊燈,銀色的金屬線看似無意識的混亂纏繞成團狀燈型,在其間鑲著點點小燈泡,混亂之中卻有著自然流露的不刺眼光芒。

這盞燈拉長了電源線可從天花板安置在地板或茶几上,如同一個雕塑藝術品般被人欣賞,但是大部分時間,我還是把它拉高近天花板。因為燈飾本身懸掛的方式,它總會輕易的被流動的空氣撥動,無意識的左右旋轉,投射在牆面、地面的光,因為金屬線的緣故而呈現了抽象的光影,緩慢移動讓整個空間有了流動感。我因為這盞燈而選擇了氣質相近的家具,因為它流動的光影而挑選了許多張不同形式的椅子與沙發,讓空間、家具以及光影似乎產生了一種隨性的對話,一切都以這盞燈為中心。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