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重返日據時代軍用路尋寶六年走過三百遍,他變錐麓古道說書人

初秋,alive採訪團隊循著嚮導楊偉仁的腳步,走訪花蓮錐麓古道。清晨七點,我們是率先進入起點燕子口的第一隊;傍晚五點半,我們卻是走出燕子口的最後一批。一般人往返這共六‧二公里的山路,大約花七小時,我們花了十個半。因為,關於這條生於日據時代的古道遺跡,綽號「雪巴」的楊偉仁有太多故事要說。

「走訪古道,最重要的是要進入歷史情境,當中關鍵取決於一個好嚮導,」曾找楊偉仁帶路的旅遊達人邱一新說,「雪巴在歷史、安全等面向做的功課非常足夠,我喜歡跟著他走。」楊偉仁告訴我們,錐麓古道是合歡越嶺古道主線保存最完整的路段,歷經從軍用、理蕃到觀光的三階段轉變。

一九一四年,日本人因太魯閣戰役闢築從太魯閣到霧社的軍用道路;戰役後,日本人為加強治理原住民,整修為理蕃道路;一九三三年,則為當時台灣熱門的健行觀光步道。

若用征服心態快速登古道,恐怕會錯過許多歷史的蛛絲馬跡。日本人在全長一百四十五公里的合歡越嶺古道,設置四十二個駐在所,也留下了許多生活遺跡。在楊偉仁的提醒下,我們留意腳下步伐,果然陸續在葉片堆、道路旁,發現閃爍的小東西。那是日據時代的酒瓶碎片,也是找尋日式古道最好的證明之一。

琥珀色的是麥酒瓶,天藍色的是清酒瓶,厚度約一公分,比現在的酒瓶厚上許多。楊偉仁解釋,派駐低海拔警察局的警察喝麥酒消暑,高海拔的警察則喝清酒驅寒。完整的酒瓶上頭,會印有「DAINIPPON」(大日本)及「大日本麥酒株式會社」字樣,瓶底則刻印圓形標記。

我們開始享受這種尋寶樂趣。近百年歷史的酒瓶碎片,靜靜的躺在古道,等待旅人發掘,多到同行的人忍不住詢問:「雪巴大哥,這些酒瓶真的不是你自己放的嗎?」「不是,我不會這麼無聊啦。」楊偉仁大笑著說。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