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夜訪台灣「築地」

凌晨三點半,人聲鼎沸,地面上塑膠籃一字排開,裡頭滿滿的赤鯮魚、秋刀魚、白鯧魚與頭城馬鞭魚……。生鮮工作人員俐落的長刀一揮,數秒後,冰台上出現油花花、鮮紅的鮪魚切片。這裡不是東京築地,而是位於台北萬大路的台北漁產運銷公司,這個日治時期就成立的魚貨市場,和日本築地一樣,明年也同樣面臨搬遷的命運。

可別小看這個魚市場。它和它的鄰居第一果菜批發市場,是台灣最大的批發市場,也是大台北地區七百萬人口的食材大本營,傳統與超級市場的菜源全源於此。每日清晨三點半開始的拍賣,決定整個台北市蔬果、魚貨的價格。台北漁產運銷公司總經理陳志芳解釋,批發市場的功能是要找到供需價格的平衡,為維持物資穩定,於一九二二年引進築地市場的拍賣制度,延續至今。

蔬菜和鮮魚,怎麼從產地來到餐桌?在批發拍賣交易場,平常只有擁有承銷牌照的業者得以進入。alive這回跟著文史工作者高傳棋,夜訪兩大批發市場,天尚未破曉,我們從靜悄悄的台北街頭走進市場,立刻看到許多承銷人正辛勤的將剛批到魚貨抬進小卡車。拖板車載滿一箱箱蔬果,來回穿梭。這個特有的電力運輸工具,批發市場裡估計約有兩千台。「日本築地也有這樣的拖板車,不過他們的車體是圓弧狀的,撞到人比較不會痛。」高傳棋說。

市場裡,拍賣正在如火如荼進行著。這些拍賣的過程非常緊湊,因為時間若是拉得越長,魚貨價格就會隨之下跌。此時,只見六個拍賣平台上,各站著一位拍賣員,連珠炮般快速高喊魚貨價格。

台下的承銷人,用內行的手語比出數字投標。「承銷人的手勢很隱諱,不希望被別人看到自己出價,有時就在耳朵、鼻子或肚子旁,巧妙比出手勢,」陳志芳說,這時就考驗眼觀四面的拍賣員,「一個成熟的拍賣員必須洞察魚貨行情,也要能帶動氣氛,引導承銷人出價意願。」這簡直是一場rap表演,拍賣員富有節奏不斷向上喊價,底下的承銷人默默出價,喊價聲中,每天平均創造九十公噸交易量、交易金額達新台幣九百萬至一千萬元。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