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Perspectiv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澆不澆水?極端氣候下的葡萄園,選對品種釀出特有風味

在葡萄園裡澆水,這樣釀成的酒還能保有自然風土的味道嗎?這跟在釀造時加糖或添酸一樣,都是風格層次的問題,跟品質倒不一定真的有關聯,人工灌溉的葡萄園甚至可能釀出更美味的葡萄酒。但在深處內陸,極端乾熱的地區,例如平均年雨量僅二百六十五公釐,澳洲的河地(Riverland)產區,澆不澆水其實是葡萄酒業生死存亡的問題,畢竟有超過七成的南澳葡萄酒,產自這個很少出現在酒標上,澳洲最大的葡萄酒產區。

雖然稱為「河地」,有全澳洲最長的河流經過,但墨累河(Murray River)經常氾濫卻也可能乾涸,二○○八年大旱無水灌溉時,當地超過一半的葡萄農曾考慮要放棄葡萄種植。乾旱威脅不單只是自然環境,因應市場需求,這裡三分之二種植希哈(Shiraz)、卡本內蘇維農(Cabernet Sauvignon)和夏多內(Chardonnay)這些來自西歐多雨環境的品種,雖都是國際名種,但耐旱能力其實很有限。河地的酒價低廉,要靠灌溉提高產量才有利可圖,面對極端的氣候變遷越來越嚴峻,應該還有很多難關要過吧!

但解答其實近在眼前,同樣乾熱的南歐地中海岸,大部分的原生種都能耐旱。河地的瑞卡泰拉(Ricca Terra)酒莊就捨棄大部分的法國名種,改種南歐的葡萄,作風更激進的捌加玖酒莊(Delinquente)甚至只用南義品種如蒙特普爾恰諾(Montepulciano)、黑達沃拉(Nero d’Avola)等。雖都算不上名種,但更能適應這裡的環境,特別是更晚熟的葡萄能保持天然酸味跟均衡的酒精度,無須任何技術調整,輕易就能釀出比主流品種更有趣的酒。少有酒莊以河地為傲,但這兩家是例外,他們相信選對品種就能釀出特有的河地風味。

且看這瓶捌加玖酒莊用南義的白阿麗莎諾葡萄所釀造的自然派氣泡酒硬漢紐特(Tuff Nutt),僅九・五%的低酒精,新鮮活潑,輕盈卻充滿活力,雖是最不典型的澳洲葡萄酒,但卻為河地最永續的風土之味做了最好的註腳和指引。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