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烽火異域的美食家阿美米干裡的深蘊

撰文/蔡嘉瑋   攝影/蔡嘉瑋   圖片提供/根深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無論是承平時期或是烽火連年的美食佳餚,都是來自各種食材巧妙的相遇。豬肉與酸菜的碰撞新味、蛋黃和米干的交融混合,麵條和油蔥的天作之合,正如人情世故的相逢邂逅。人類的活動某種程度促成了食物的聚散離合,尤其在動盪的時代中,人們習慣透過食物縮短家鄉和異地的距離,透過味覺似乎找到了心中的故鄉,地方特色美食的流傳與浮沈,不也是承載著屬於人們行流散徙的大歷史?王根深用阿美米干深刻地詮釋了這樣的故事。


浴血烽火的年少時代

「鮮血浸透了土地也開不出花,永遠短暫如彩虹抓也抓不住;我們沒有家,我們沒有家,孤兒是我們的名字,回家是夢裡的呼喚⋯⋯。」這是民國79 年上映的電影《異域》片頭曲,講述著1949年國共內戰後,自中國雲南退入緬甸北境的國軍故事。這段鮮少被人提及的歷史,正是影響王根深投入軍旅生涯的原因。王根深是華裔緬甸人,家裡世代經商環境優渥,中國的內戰本應與他無關,但是大時代的洪流硬將他拖入了這場戰役。15 歲那年他帶著從軍報國的熱血,加入了當時國軍在金三角所成立的「光武部隊」,在滇緬邊境拿著槍桿子打游擊;優秀的表現,讓他短短六年中,以21 歲年輕之姿,成為國軍情報員的一員。
年輕時歷經顛沛流離的王根深,有著許多與同袍朋友出生入死的難忘回憶,他說道:「身為情報員,必須要在不同的任務裡偽裝成各種身份,有點像是電影007 的主角。每次任務帶著不同的角色前提來到一個新城鎮,在那裡展開新生活並佈置自己的『情報網』。有次在湄公河出任務時,不小心被寮共盯上遭遇攻擊,當時槍林彈雨,坐在船上耳邊滿是槍聲、子彈呼嘯聲此起彼落,掩護我渡河的女友不小心中彈滿身是血,在危急狀況下也只能急速前進達成任務,最後她不幸倒在我懷中去世了,這是身為軍人、情報員的我們,必須面對的無奈與辛酸。」擔任情報員期間,王根深的工作是在東南亞一帶搜集中共情資,為躲避共軍追剿,必須不斷更換住所與身份,在各個村落、城鎮中穿梭流離。王根深描述著,人生最璀璨的青春歲月不僅是在極大壓力下與共軍鬥智中度過,也歷經了無數次的生離和死別。對他來說,似乎很早就已看淡了一切,直到認識他的妻子李詩梅。綽號「阿美」的李詩梅,母親是世居滇緬邊境種植鴉片維生的傈僳族人,父親是孤軍中的一員,從雲南退入緬甸後與母親結褵,阿美成了異域孤軍的二代。但游擊部隊居無定所,阿美自幼跟著母親在傈 僳村寨中長大,王根深因任務經過她的家鄉而與她結識,他說:「部隊每到一個地方,都會透過當地的老百姓購買各種生活用品,我們會將需求告訴他們,他們去市區採買後,再透過騾馬馱載到我們山上的紮營處,我太太就是當時的百姓之一。那時候看到年輕漂亮的她覺得非常欣賞,為了要博取她的注意,每次都將她販賣的所有東西通通打包,甚至還會在山上等待她出現,但是我們情報員到哪裡都要找當地的女人結婚來掩護自己,所以對感情婚姻都沒有認真的做長久打算」。而讓王根深決定與李詩梅長相私守的關鍵,是在之後被緬軍逮補,在牢中受盡酷刑,當時李詩梅四處奔走籌錢、求人將王根深解救出來。在和妻子一同經歷有如電影般的救援情節後,王根深決定安定下來,在民國68 年自請遷調來臺灣,隨著妻子和岳母住進桃園龍岡地區忠貞新村裡。


落地深耕龍岡忠貞新村

位於桃園龍岡地區的忠貞新村,是安置民國43 年自金三角撤臺的異域孤軍的住所。這群飄流異域為國家安危奮戰的部隊,國家給了「忠貞部隊」的番號;取名「忠貞新村」,象徵著他們堅毅愛國的忠貞精神。由於孤軍大部分為雲南籍,眷屬則多為金三角各民族,使得忠貞新村的美食融合著滇、緬、泰料理的特色,成了異族和異域飲食文化融合的大廚房。米干、豌豆粉、破酥包成了時尚的美食,許多特色老店一位難求,忠貞的異域美食成了桃園特色。
王根深說道,「阿美米干」是在他還未從軍中退休就決定創立的:「當初會開米干店,是因為我有兩個小孩,還有一群岳家的兄弟姐妹,那時候回臺灣當軍人,不像在國外情報員的薪水優渥,一個月只有幾千塊。即使太太在工廠上班,但是要照顧一家老小還是非常拮据,甚至還要靠遠在緬甸的家人接濟。」王根深生在經商世家,知道要改善生活環境,不能只靠固定薪水,因此有了做生意的念頭。他和家人商量之後標了一個會,用三萬塊開了「阿美米干」這家小店。

烽火異域的美食家
位於桃園龍岡地區的忠貞新村,是安置民國43 年自金三角撤臺的異域孤軍的住所。

阿美米干草創之際,料理的重責大任是以李詩梅和李媽媽為主,用道地的雲滇口味吸引懷鄉的軍眷顧客上門。每個人的心底都藏著專屬於他們記憶的味道,也許是思鄉緬懷,或者是落地深耕後的家常味道。隨著時代的變遷,阿美米干創立起新時代共同的的味蕾記憶。王根深分享道,現在吃的米干其實都是隨著時間一點一滴調整而來的,起初的米干料理只有清湯和米干,但常上門的顧客時常會帶著自己喜愛的配料給他們一同烹煮,有時是顆蛋、有時是肉類,漸漸地,阿美米干將顧客們加料的創意融合成為自己的特色。為了和其他米干店做出差異化,王根深運用從前在異域生活的故事作為空間主體,置放一些從軍時的老照片與擔任情報員時的各種物件文物等。

烽火異域的美食家
「阿美米干」草創之初,用道地的雲滇口味吸引懷鄉的軍眷顧客。

乾淨明亮的飲食空間,有別於一般小吃店的特色裝潢,讓阿美米干的展店規模,從單店到成為連鎖餐飲集團,至今擁有阿美米干、七彩雲南、雲滇、八妹婆婆、版納傣味等多家餐廳。成功的經商經驗與開創龍岡地區的美食記憶,讓王根深一家人在桃園安家落戶,他說:「這些年我不斷回到雲南和金三角,考察學習多元的文化,將屬於我們這樣身分的族群記憶融入在餐飲之中。讓人認識新文化最快速的方式,就是透過『吃』。我希望能夠藉由美食料理,讓大家記得曾經有一群人『死與草木同朽、生仍天地不容』的悲壯故事!」


以文化傳承為己任

桃園在地特色節慶「龍岡米干節」,從民國100 年創立至今已舉辦第九屆。身為米干節的推手之一,王根深說,當初創辦節慶的目的,除了能夠凝聚在地米干業者的向心力、打造特色商圈之外,目的也是希望凸顯在地眷村文化特色,並講述這段不被記載的滇緬金三角國軍的歷史。王根深說:「我的一生在各個地方打仗、漂泊著,處處為家卻也哪裡都不是家鄉,對於祖籍雲南騰衝,總有一種特殊的情懷,想要透過米干牽一條鄉愁的絲線,一頭是雲南,另一頭是臺灣。」餐飲事業逐漸打下基礎後,王根深這些年投入資源,致力推廣龍岡的地方文化。他提撥了根深文化基金,從美食、節慶、服飾、舞蹈、音樂等方面,將地方文化推廣出去。

烽火異域的美食家
以乾淨明亮的飲食空間,有別於一般小吃店的特色裝潢,「阿美米干」逐漸有了現在的展店規模。

王根深說:「經營文化這塊不是為了利益,而是為了使命感。大家都相當熟悉國共內戰,卻不知道這段漂流在異域的歷史。這個動人的故事,如果我不說、不去做記錄,就會被人遺忘了。我希望能透過文化的方式,紀念這些愛國英雄,就像是給他們一個榮譽的歷史定位。」王根深在烽火中出生,走過朝不保夕的游擊歲月、九死一生的諜報生涯,一直到臺灣落地生根,他從不曾遺忘在顛沛流離中的人、事、物,努力不讓這段過往在歷史洪流中消逝。王根深表示,希望他的戮力能得到「三安」:第一,能讓還活著的老兵們得到安心;第二,讓為國捐軀者的家屬感到安慰;最後,若人們相信靈魂存在,王根深期許這些已經離開的同袍亡魂能得到安息。王根深的餐飲事業融合了美食、文化和故事,其背後蘊含著對歷史的一種追思,也傳遞著和平的可貴,保存這段故事是他最溫柔卻深遠的志業。.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