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大老闆冒險王part 2──鋼釘沒拆也要飆重機穿梭極限彎道悟出經營哲學熱血騎士

第一次在辦公室見到捷迅董事長顧城明,他戴著銀框眼鏡、深藍色POLO衫,講話慢條斯理,一臉斯文。但當他來到戶外,戴上安全帽、換穿皮衣,瞬間變成另外一個人。這位玩重機超過十年的重機騎士,台灣三大橫貫公路、台三線與西濱快速道路全騎騁過,每趟至少狂飆二、三百公里起跳。曾參加車隊鹿野大會師,兩天內台灣繞了一圈約一千公里。「他騎車快、狠、準,心臟很大顆,總會把車子性能發揮到極致,」車友兼攝影同好欒正天說,「刁鑽的彎,他像切豆腐一樣輕易切過,有時我都替他捏把冷汗。」

小檔案_顧城明

現職:捷迅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運動經歷:杜卡迪重機年度會師往返台北與台東、BMW重機年度會師往返台北與墾丁



顧城明學生時代就喜歡騎摩托車,直到二○○七年政府開放大型重型機車路權,開啟迷上重機的契機。第一條騎的是北宜公路,人稱重機界「麥加」,也是全台重機熱潮發跡的地方;接著騎上台三線,開始體會速度的快感。他形容,當車速越來越快,視距卻變得越來越窄,世界彷彿凝固。

此時,只剩下引擎聲轟隆作響。「騎重機的時刻非常專注,沒有雜念,只有瞬間反應。」顧城明對我說。週末的清晨,有時六點鐘從台北出發,沿著西濱快速道路往台中,來回將近五百公里。由於移動速度快,全然專注投入,中午前回到家反而電池耗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到了晚上,上網尋找車友或攝影同好幫忙拍攝的照片,找到一張好照片,是最快樂的時光。

摔斷骨頭照樣上路

如同所有運動都有潛在風險,重機更被視為具有冒險性的戶外運動,九年前,顧城明曾在蘇花公路出過嚴重車禍,右腿腓骨與大腿骨骨折、右手大拇指粉碎性斷裂。發生剎那,他非常冷靜,眼前看到的事物像攝影機定格般,一切非常清楚,直到當下站不起來才發現「啊,原來我腿斷了。」

一個月後,顧城明照樣拄著拐杖,參加公司尾牙。兩個月後,拐杖一丟,鋼釘也沒拆,就繼續騎重機上路。危險並沒有嚇退他,反而教會他更多。「騎重機需要果決與勇敢,因為很多時候,猶豫不決比你做出錯誤的決定,會產生更大損失,」 他豁達的說,「該轉彎就要果斷反應,或許會摔車,但就摔吧。如果不這樣做,說不定導致車毀人亡,你不會知道。」

超積極完美主義者

「他是追求完美的人,為了做好一件事,他會研究透徹。」車友、捷迅香港總經理李家榮說。顧城明曾去重機跑車訓練中心受訓,希望更駕馭自如;不滿意攝影拍攝自己騎重機的照片,又創辦運動攝影網站「尋寶網」,自學攝影,也與運動同好分享資訊與照片。

除非下雨天,顧城明週末大多不在家,不是在騎重機的路上,就是扛著攝影器材在運動賽事拍照。騎遍各地,重機讓他的空間變大,帶來許多樂趣和視野,更看到台灣之美。就算曾受傷,但他不覺後悔,「能走這麼一遭,不枉此生。」他說。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