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夢醒拿坡里移動的城市

年輕時,為了到義大利南部卡布里島(Capri)的著名景點「藍洞」(Grotta Azzurra),曾在搭船的拿坡里(Napoli)港口短暫停留。當時,我置身這座碧海藍天的港口城市,滿溢浪漫想像,心想這是旅人嚮往的停駐地。然而,當時預算及時間都不允許我多作停留。

二○一四年,無意間讀到《紐約時報》介紹拿坡里的專文:「拿坡里勝過優雅矜持的佛羅倫斯或洋洋自得的羅馬,甚至比仙境威尼斯還要動人。」這是我想像中拿坡里的寫照,對拿坡里的憧憬也再度燃起。

去年冬,我在西班牙趴趴走,追尋南歐冬天的溫暖陽光;但心中不時惦記著同處南歐的拿坡里。在西班牙待了四十天後,我忍不住臨時修改行程,從巴塞隆納飛到拿坡里。此行,我有備而來,預定了兩週的旅館,展開拿坡里的圓夢之行。

隱含江湖氣息的浪漫

我下機後、搭巴士進市區,沿著主幹道前往旅館途中,眼前市景的陳舊衰敗,出乎意料,一時間以為搭錯車、來到另一個城市。今天的拿坡里,殘破不堪,滿街乞討人,馬路交通混亂,人車爭道,像似剛從垃圾堆挖出來的廢墟。

我驚覺到《紐約時報》文章中提到:「這污穢、險惡而隱含江湖氣息的拿坡里堪稱天下最浪漫的城市之一。」似乎有著另一層面的隱意。我不確定該文作者有無調侃的嘲諷;不過,在火車站候車時邂逅的英國遊客,也同樣表達了對拿坡里的失望。

昔日美好想像的破滅,是旅人沉重的遺憾。縱使情緒沮喪,我依舊抱著一絲希望,期待拿坡里聞名的披薩,能挽回此行的期待。我選擇了天天大排長龍的著名披薩店Pizzeria Gino Sorbillo,且刻意點了招牌的瑪格麗特(Margarita)披薩。鮮紅色的番茄丁、乳白色莫札瑞拉起司和翠綠色羅勒葉搭配的佐料,組成義大利國旗的紅、白和綠三顏色。色、香、味兼具的披薩,稱得上實至名歸,沒有辜負約一小時的排隊等待。

當然,拿坡里畢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只要你能容忍環境的髒亂惡臭,無視道路的坑洞水窪和隨時出現的垃圾堆、垂掛滴水衣服的狹窄巷弄、小販們推銷仿冒包的叫賣聲,也能繃緊神經看守住自己的荷包、防止被偷或搶,或許拿坡里的悠久歷史能彌補些許遺憾。

歲月積累的文化底蘊

曾是波旁(Bourbon)王朝王宮的「卡波迪蒙特博物館」(Capodimonte)蒐藏大量珍貴畫作、裝飾藝術及雕塑,「國家考古博物館」有羅馬帝國諸多重要遺物,金碧輝煌的「聖卡爾洛歌劇院」(Teatro di San Carlo)是歐洲最古老且仍在使用的劇場,這些地方沉澱著歲月積累的文化底蘊。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博物館售票窗口竟然貼出告示說明:因為管理員不足,無法開放所有展廳。拿坡里經濟蕭條、失業嚴峻的窘境,即使博物館也無法倖免。雖然歌劇院的建築依舊,但是演出實在令人扼腕。昔日歷史輝煌,今日已風華不再。

停留拿坡里期間,徹底粉碎我先前的美麗憧憬。除了歷史留下的昔日榮耀,今天的拿坡里如同隔夜消了氣的生日氣球般慢慢的萎縮。不久前,友人問我拿坡里如何?我回答:如你對博物館沒有特別興趣,抵達後,先到老城區的Pizzeria Gino Sorbillo,點一片瑪格麗特披薩,算是完成打卡任務。然後到火車站,搭乘前往蘇連多(Surriento)的慢速火車。

全線超過三十站,一站接著一站,可以欣賞沿途小鎮景致風光。過了Scrajo站,穿過一段接一段、長短不一的隧道,景觀漸漸開朗,右手邊不時會出現美麗的海岸線。接著,伴隨著走唱藝人穿梭車廂吟唱「歸來吧!蘇連多」(Torna a Surriento)的旋律,火車漸漸接近蘇連多。蘇連多的石頭路巷弄、海岸沙灘和懸崖峭壁,值得閒散晃悠一陣,然後搭船去卡布里島住一晚。隔天再搭船回拿坡里,直接去機場,離開拿坡里。如此,你或許可保留想像中拿坡里的美好;或是等待日後的某一天它重返榮耀,再來也不遲。

有些城市猶如浸泡在防腐劑中,只有昔日陳舊的輝煌。一個城市若不時時點燃當下的活力,終將如同拍片廠熄燈後的場景,空留曲終人散的寂寞。美夢醒後的失落,恰是今天的拿坡里。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