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轉譯攝影大師作品的高手畫廊經理人 如何發掘藝術家 Part 3》她讓創作有更多的可能性

日本當代攝影大師森山大道曾說,攝影是「光與時間的化石」。為華人藝術愛好者傳遞這些化石的是,亞紀畫廊負責人──黃亞紀。她的身分多元,集策展、評論、翻譯寫作與藝術經紀人於一身,長期翻譯與策展荒木經惟、中平卓馬及森山大道等攝影大師之作。台灣熟稔日本當代攝影界第一人,非黃亞紀莫屬。「亞紀有獨特品味和藝術選擇實力,」《亞洲藝術新聞》總編輯鄭乃銘說,「她的藝術創作與書寫能力,是許多畫廊經理人無法擁有的特質。」

說到底,畫廊經理人的工作關乎「詮釋」。「我們幫助詮釋藝術家的作品,再傳遞給一般大眾和收藏家,」黃亞紀說,「翻譯也是詮釋藝術家的意思,就這點而言,兩者沒有太大不同。」在翻譯荒木經惟書籍的過程中,她感覺自己變成五十多歲的男人,產生對既有觀念視角的解脫。至於森山大道,「他的攝影是捕獵,我們都是他的獵物。」

去年三月,森山大道以個展《森山大道:Radiation》為亞紀畫廊揭開序幕。攝影作品透過燈箱呈現黑白城市街拍的強烈風格,令人聯想從七○年代至今快速改變的日本社會風景。為了燈箱,她專程赴德研究燈片,也和廠商討論燈箱調光,如何平均散發光線的質感,而非手電筒直射效果。當燈光綻放,森山大道的影像變活了。她說:「我們希望跨越攝影媒介的侷限,改變過去價值型態,奠定當代藝術新價值。」

以尊重藝術家為本

在此展覽中,收藏家Erich Huang購藏其中一件燈箱作品〈野狗〉(Stray Dog, Misawa)。這個經典的野狗黑白影像,森山大道曾嘗試左右顛倒的攝影沖印,藏家因此提出再訂購一件左右顛倒的燈箱。黃亞紀一聽,並沒有當下掃藏家興致,反倒隔幾天專程拜訪,說明版數細則無法滿足需求。「她不以盈利為首,且對藝術家尊重,讓我很推崇。」Erich Huang說。

除了國際級攝影大師,亞紀畫廊也經營中國、台灣中堅以及新興藝術家。一次在國外藝術網站上,黃亞紀偶然發現台灣藝術家林亦軒的名字與畫作,和當時在巴西生活的林亦軒展開約一年半的通信。「我一開始不常回,但她問得太勤勞。」林亦軒笑說。談的不是生意,更多的是討論其他藝術家的作品,交流彼此對於藝術的理解與認同。

重視雙向的藝術合作

去年十一月,林亦軒個展《吸管》的前一天,林亦軒認為邀請函設計太典雅,和創作性格不符,與黃亞紀討論後全部重做,改將邀請函印在塑膠板上,符合《吸管》概念。「她很阿莎力,願意放手讓我執行,」林亦軒說,「能擁有這樣的展覽我很幸運。」

「用妳的身體去尋找好的藝術家吧。」荒木經惟曾對黃亞紀說。「這聽起來像帶有顏色的玩笑話,但理解藝術不是用同樣的方法嗎?」黃亞紀說,「去看藝術家的工作室、感受作品,用你的全部去尋找藝術家,與他交流並互相啟發。」她全力投身於藝術,散發出光芒。

小檔案_黃亞紀

現職:亞紀畫廊負責人
經歷:亦安畫廊台北負責人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