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轉變》年少瘋過的歌,變成熟齡陶爸的「肉包子」!陶爸的70+大夢

就在我擔心浪費生命的時候,天上掉下來了個包子。還是肉餡的!

有一天接到一個訊息,是公共電視的製作人張硯田。他說公視想做一個專門介紹西洋老歌的節目,想找我和馬世芳一起主持,問我有沒有意願?碰到這種時機,我都是一把先把包子搶到手,馬上接著講:I do!。當年「董事長嬉遊記」專欄也是這樣搶來的。放下電話,一邊吞包子,一邊開始想是怎麼回事。

上個世紀,從六○年代開始,我就廢寢忘食的研究西洋歌曲。因為當年的美國流行音樂,幾乎是全世界年輕人追求潮流的唯一選擇。

就因為如此,初中多讀了一年,大學也考了兩次。花的工夫不能說不多。到了五十三歲時,王偉忠還給了我一個包子,到台北之音廣播電台當了八年的DJ,讓我圓了一個從初中就開始做的夢。

如今居然公共電視會找我去主持西洋老歌的節目。這難道真的是上天讓我人生七十才開始嗎?(喔……是七十一……)管他那麼多幹什麼,包子都入口吞下肚了!只有消化的份啦。

在一連串等待及開會的過程中,節目正式開始工作!馬世芳是個靦腆的大男孩,而且是個活字典。他的年紀跟我兒子差不多,而且我跟他的媽媽陶曉清同歲。我想,他受他媽媽的影響很大,從小耳濡目染,對我們那個年代的西洋流行歌曲比我還熟。跟他一起主持,我有點心虛。

我就直接跟他講:「馬芳啊(馬世芳簡稱馬芳)!陶爸年紀大了,書念得也沒你多;邏輯觀念又不好;常常想到東,又講到西的,以後,就請你多包涵。節目開始呢,我先講,等到我講不下去時,你就馬上接。然後,我忽然想到什麼時,我就直接插嘴進來。你看我們這種主持方式如何?」誰知道馬芳看著我,淺淺一笑,說道:「陶爸,你就放馬過來吧!」

想在電視上唱歌?
連陶爸也難一蹴可幾


就這樣子,我們就開始錄影啦。每個月錄四整天,一季十三個禮拜。我每一集都是跟以前心中的偶像一起聊天,然後坐在搖滾區,欣賞他們的演唱。這是何等快樂的事啊!可是陶爸是個貪心的人。剛開始錄時,我察言觀色;等到跟製作人張硯田混熟了以後,找到個機會,就跟他說:「其實這首歌,我也會唱。」偷瞄了一下他的反應。他微笑了一下,就沒接話了。

畢竟,陶爸可不是個省油的燈。另外找了一天,乾脆直接跟他開口:「讓陶爸也爽一下嘛?」不知道這算是苦肉計?還是臉皮厚?仍然無效。

到最後,逼得我拿出殺手殺手鐧啦。我說:「張大製作人!我暗示、明示,您老都沒反應。我想到一個折衷方式。每一集節目的最後要上字幕時,我就開始唱,能幫字幕墊個底,我也不要加錢。這樣的方式總可以了吧?」張硯田終於開口了,說:「讓我想想看……」

所謂窮則變,變則通。就這樣,我終於撈到上電視唱歌的機會了。不過,請各位看我唱歌時,把目光焦點聚集在陶爸身上,不用看字幕,那有什麼好看的!到如今,我們第一季已錄完,開始錄第二季了,希望這個包子可以吃久一點。還有陶爸也要開始練新歌啦!因為陶爸會的歌有限,第一季已經都快唱完了。

【加入alive line@生活圈,好吃好玩全都包】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