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恆春的西門古城辨了一場廟埕市集活動,由當地人彈唱傳統恆春民謠拉開了序幕,接著「麵包車樂團」後面的是,由林生祥領軍的「生祥樂隊」,曾經拿過金曲獎最佳專輯的林生祥,擅長使用在地樂器、樂曲創作音樂;現年五十三歲的恆春民謠促進會理事長王明堂,壯年時決定從台北回鄉,重塑台灣月琴向下傳承恆春民謠的美好。

一場廟埕開唱,讓人看見傳統樂器與新世代創新的火花,曲曲讓人耳目一新,而主唱林生祥手中拿的不是流行吉他。

而是一把改造過的月琴,擁有六條弦,類似三線的琴頭,雖然與傳統二弦月琴不同,配合團員們的吉他、電貝司、打擊樂器、爵士鼓、嗩吶,趣味與傳統衝突織交而出樂曲,清亮滄桑的唱念著客家語,卻讓現場的青年深深著迷,跟著打節拍外,也為台灣最具代表性「恆春民謠」找到了與月琴、流行樂器結合的可能性。

「思啊想啊起,日頭出來啊伊都滿天紅,枋寮哪過去啊伊都是楓港噯唷喂」 -思想起 電影《海角七號》中國寶茂伯,手裡拿著一把月琴,用低沉滄桑的嗓音哼唱著曲目,正是來自恆春的在地民謠「思想起」。恆春民謠促進會理事長王明堂回憶:「民國六十年代,沒有電視只有收音機,大家還是習慣拿著小木凳,坐在大埕(大廣場)聽長輩唱民謠。」

民國六十年,識字的人不多,卻都能隨手拿著一把月琴彈唱,不少樂曲,就在做農時,你一句我一句的對話下催生,以土地、生活、人生歷練化作歌詞,唱出對鄉土情感卻是人人都會唱、人人都會彈的程度。

直到民國七十年,隨著工業社會與流行樂曲的發展,充滿鄉土風情的恆春民謠則逐漸消失,不忍月琴文化消失的王明堂,在民國八十九年,年僅三十初的他便決定回鄉協助民謠復興行動。

民國九十四年,屏東縣縣長曹啟鴻與恆春國小校長江國樑,正在推動民謠回校,讓幼稚園、小學、國中的學童透過社團方式學習民謠,經過十年的培養,目前全校十位學童裡,就有六位會彈唱。

而王明堂則是希望藉由打造月琴,為恆春打造一個民謠產業,找來了原是裝潢師傅的游夢君,倆人拆了十幾把古月琴,重新研究製作方式,融入古城意像的覆手(編按:即琴面連接琴弦的木片),用梧桐木打造琴身。

同時也是烙畫藝術家王明堂,也曾將國寶級民謠大師朱丁順烙畫在琴面上,在美國洛杉磯嚴詠能演唱會上拍出二萬二美金的高價。

如今,跟著王明堂步入民謠館,一把把大小不一的月琴,被做成了藝術裝置,牆面上還擺著許多民謠專輯,每年十月固定舉辨「恆春民謠音樂節」,不少大小朋友都會一起參加,現在恆春民謠館,也可以自己新自打造小月琴,體驗手作的樂趣。

王明堂老師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重造恆春月琴傳承台灣民謠樂曲 王明堂以烙畫工藝為月琴創造新價值

恆春的西門古城辨了一場廟埕市集活動,由當地人彈唱傳統恆春民謠拉開了序幕,接著「麵包車樂團」後面的是,由林生祥領軍的「生祥樂隊」,曾經拿過金曲獎最佳專輯的林生祥,擅長使用在地樂器、樂曲創作音樂;現年五十三歲的恆春民謠促進會理事長王明堂,壯年時決定從台北回鄉,重塑台灣月琴向下傳承恆春民謠的美好。

恆春的西門古城辨了一場廟埕市集活動,由當地人彈唱傳統恆春民謠拉開了序幕,接著「麵包車樂團」後面的是,由林生祥領軍的「生祥樂隊」,曾經拿過金曲獎最佳專輯的林生祥,擅長使用在地樂器、樂曲創作音樂;現年五十三歲的恆春民謠促進會理事長王明堂,壯年時決定從台北回鄉,重塑台灣月琴向下傳承恆春民謠的美好。

一場廟埕開唱,讓人看見傳統樂器與新世代創新的火花,曲曲讓人耳目一新,而主唱林生祥手中拿的不是流行吉他,而是一把改造過的月琴,擁有六條弦,類似三線的琴頭,雖然與傳統二弦月琴不同,配合團員們的吉他、電貝司、打擊樂器、爵士鼓、嗩吶,趣味與傳統衝突織交而出樂曲,清亮滄桑的唱念著客家語,卻讓現場的青年深深著迷,跟著打節拍外,也為台灣最具代表性「恆春民謠」找到了與月琴、流行樂器結合的可能性。

重造恆春月琴傳承台灣民謠樂曲

電影《海角七號》打開月琴的能見度
 「思啊想啊起,日頭出來啊伊都滿天紅,枋寮哪過去啊伊都是楓港噯唷喂」 -思想起

電影《海角七號》中已故的國寶茂伯,手裡拿著一把月琴,用低沉滄桑的嗓音哼唱著曲目,正是來自恆春的在地民謠「思想起」。恆春民謠促進會理事長王明堂回憶:「民國六十年代,沒有電視只有收音機,大家還是習慣拿著小木凳,坐在大埕(大廣場)聽長輩唱民謠。」 

重造恆春月琴傳承台灣民謠樂曲

步入工業時代民謠傳統險些失傳
民國六十年,識字的人不多,卻都能隨手拿著一把月琴彈唱,不少樂曲,就在做農時,你一句我一句的對話下催生,以土地、生活、人生歷練化作歌詞,唱出對鄉土情感卻是人人都會唱、人人都會彈的程度。直到民國七十年,隨著工業社會與流行樂曲的發展,充滿鄉土風情的恆春民謠則逐漸消失,不忍月琴文化消失的王明堂,在民國八十九年,年僅三十初的他便決定回鄉協助民謠復興行動。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