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事務所地下層一角,形式媒材各異的藝術品,不僅在工作中激蕩同仁腦力,也能適時提供心靈慰藉。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這裡的藝術品 可以摸也可以坐 安迪沃荷《夢露》陪他開會

當你走進一間公司,大至會議廳,小到書架最底層,隱密如洗手間,隨處可見大師級藝術品,肯定會小心翼翼,深怕碰壞了什麼吧,但坐擁蒐藏無數的室內設計師楊岸,偏不這麼想。

當你走進一間公司,大至會議廳,小到書架最底層,隱密如洗手間,隨處可見大師級藝術品,肯定會小心翼翼,深怕碰壞了什麼吧,但坐擁蒐藏無數的室內設計師楊岸,偏不這麼想。

「在我公司,藝術品最好是擺得比自然還自然,比平常還平常」,楊岸說得瀟灑。這麼講吧,若記者本人擁有一張表現主義大師康丁斯基的版畫,一定想辦法掛在超明顯的地方,大家才看得見;但楊岸卻將它隨手靠在房間一角,旁邊是唯一名列《二十世紀藝術史》的亞洲藝術家陳庭詩的雕塑,若非訪談間他提起,很難一眼看到。來不及仔細品味兩件名作,只見楊岸挪開康丁斯基,後面竟藏了台灣國寶級大師林玉山的膠彩畫!

同樣例子比比皆是,草間彌生的高跟鞋小型雕塑夾在書架某層;林明弘的客家花布大圓桌,杵在檔案室門口任人挪動,還有韓國當紅藝術家梁慧圭的軟雕塑,披在蘋果電腦鬼才設計師馬克‧紐森(Marc Newson)著名的胚胎椅(Embryo Chair)上,「可以坐的,不要緊」,楊岸熱情招呼著。這不叫平常,什麼才是平常?楊岸的蒐藏無違和融入環境,徹底打破一般人以為藝術「只可遠觀」的刻板印象。

工作場域的幽默頓號

楊岸的事務所位於靜巷尋常公寓一樓,才走近,就能先從半遮蔽的落地窗,窺探到一幅「長方形」的中華民國國旗,旗角右下還多了個顛倒的五星旗標誌,引人好奇。推門入室,國旗旁是一張安迪‧沃荷的《瑪麗蓮‧夢露》,若來客略懂藝術,見此安排,必要會心一笑,國旗是台灣普普藝術代表梅丁衍的創作,和普普宗師並列,形成有趣對照。楊岸笑著解釋他的「別有用心」,「假如有親中的客戶來開會,就把五星旗『扶正』,提醒大家保持幽默,面對政治別太嚴肅,藉藝術品聊天,氣氛比較輕鬆。」


三十多年來,楊岸入手藝術品的數量,連自己都數不清,不過近年來,豐厚的蒐藏似乎造成負擔,因為「丟進倉庫不擺出來對不起藝術家」。他認為藝術家的責任在創作,最後產生的作品屬於大眾,於是很自然的,這裡成為楊岸展現「藝術寓於生活」的微型美術館。與楊岸工作了二十一年的藝術總監Stella分享,「偉大的藝術家總是走在時代前面,做別人不做的事,這些藝術品總是提醒著我們回到做設計的初衷,不盲從潮流。」而剛加入公司不久的年輕同事Lynn則表示自己很喜歡某一張畫,疲累時,停下來看看,就感覺希望無窮。看來想提升員工工作效率,靠藝術搞不好比開公司大會精神喊話有效。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