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許益謙堅持不在辦公室掛自家廣告作品,因為他認為再好的得獎創作都有賞味期限,唯有藝術才能世代流芳。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我在辦公室開了一間畫廊 和朱銘、草間彌生作品一起工作

將藝術帶入工作場所的做法,博上廣告董事長許益謙絕對是先驅,一九九三年,他就曾經在辦公室裡,「開過」一間畫廊,取名為「一方」。

將藝術帶入工作場所的做法,博上廣告董事長許益謙絕對是先驅,一九九三年,他就曾經在辦公室裡,「開過」一間畫廊,取名為「一方」。

「年輕時只想學著蒐藏藝術品,後來發現分享意義更大,所以利用辦公室閒置的角落,每個月選一位藝術家辦展覽,雖然格局不大,但做得很認真,畫廊有logo,每檔還設計邀請函寄給客戶,持續十三年,直到公司遷址,這幾年企業提倡藝文空間,我們算走得很前面喔」,許益謙自豪的說。一方畫廊也辦藝術座談會,蔣勳和已故畫壇老頑童劉其偉都曾主講,講座選在午休時間,還免費供餐,許益謙自嘲,「為什麼要供餐呢?你想想看,請來蔣勳,台下卻只有小貓兩、三隻,那多尷尬,總要想辦法吸引更多人嘛。」

連尾牙抽獎也送原作

此外,公司的尾牙抽獎清單中也少不了藝術品,許益謙每年提供六張畫作,二十一年下來,總共送出一百二十六件,這樣要花不少錢吧,合算嗎?他連忙解釋,「當然不是很貴的啦。我幾乎都送同一個日本藝術家宮山廣明的小幅原作,他非常擅長畫花。去年我跟同事說,這藝術家得了癌症,不知道還能不能畫,他的作品會越來越稀有喔!」只不過歲末年終,大家多少抱著抽到現金或「可以用的東西」的期待,曾有位抽中三次畫的同仁,把最後一張和同事交換了濾水壺,哪知道兩年後懊惱不已,發現當初以為實用的物品,遠比不上藝術所帶來的愉悅感。

許益謙蒐藏許多台灣第一代(二十世紀初)藝術家,如顏水龍、楊三郎、廖繼春等的作品,因為「那個年代藝術家夠純粹,即使毫無回饋,仍持續創作。」怪的是,環顧一圈,當代藝術占比極高,似乎反映不出他的蒐藏脈絡?許益謙表示,「辦公室不是我一個人的,不能用我這代的美學觀點界定空間,必須加入新世代的想法。」於是,樓下有奈良美智的小狗看門,草間彌生與朱銘旁,是周春芽和設計師亞米‧海因(Jaime Hayón)合作的《Art Toys》;拾梯上樓,台灣藝術家楊茂林的卡漫雕塑(敦南誠品旁巨型不鏽鋼雕塑同系列之作)與朱銘的太極占據走廊兩端。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