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少年Pi以它為名的泳池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旅店就是我的家

我常說,退休後要找個最愛的旅店養老,終其一生。時尚教主香奈兒(Coco Chanel)大半生都在巴黎The Ritz居住,她形容那裡讓她有當皇后般的感覺,生命最後一絲氣息也在旅館臥房中消逝。

因為工作形態變遷,現在有許多人居無定所,在世界各地跑來跑去。也因此,「家」這個概念也越來越不清楚,選擇(或被迫)以旅店為家,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我常說,退休後要找個最愛的旅店養老,終其一生。時尚教主香奈兒(Coco Chanel)大半生都在巴黎The Ritz居住,她形容那裡讓她有當皇后般的感覺,生命最後一絲氣息也在旅館臥房中消逝。

一八八四年建成的紐約Chelsea Hotel更是經典傳奇,住宿者包括藝術家、國際級搖滾樂手和知名作家等,除了收租金外,也接受他們拿作品抵押。美國藝術大師安迪.沃荷(Andy Warhol)一九六六年時製作過一部前衛電影《雀西女郎》(Chelsea Girls),形容的就是旅店內人們精彩的生活狀態。對這些人來說,旅店是家,是養老院,也是事業起伏之處,甚至,是生命的終站。

延伸閱讀:想看更多全球好旅館分享文?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