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丹尼爾說他幾乎是活在虛擬世界裡,一台隨身電腦、一支手機,到哪都是辦公室。他非常熱中換電腦上的貼紙,從他的臉書和Instagram 來看,幾乎每兩個月更新一次,現在這張是俄版《Esquire》網站的下載中標示。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年輕話題王 衝擊俄佬思考框架150萬點閱率意見領袖

九月中,俄國大眾傳媒監督局(Roskomnadzor)宣布封鎖全球兩大成人網站Pornhub與YouPorn,用戶大罵政府「去死吧」,因為去年已經關掉十一個同性質網站。抱怨聲中,一項令人矚目的抗爭運動在臉書上展開,俄文#роспорнобзор,依照它的實際內容,可直譯為「不准看A片?那用念的吧」,由去年入選英國《衛報》莫斯科三十歲以下權力榜(30 under 30) 的媒體人丹尼爾.特拉彭(Daniel Trabun)發動。

列一張全世界最愛頒布禁令國家的名單,俄羅斯不會缺席。

九月中,俄國大眾傳媒監督局(Roskomnadzor)宣布封鎖全球兩大成人網站Pornhub與YouPorn,用戶大罵政府「去死吧」,因為去年已經關掉十一個同性質網站。抱怨聲中,一項令人矚目的抗爭運動在臉書上展開,俄文#роспорнобзор,依照它的實際內容,可直譯為「不准看A片?那用念的吧」,由去年入選英國《衛報》莫斯科三十歲以下權力榜(30 under 30) 的媒體人丹尼爾.特拉彭(Daniel Trabun)發動。

丹尼爾邀請參與者對著鏡頭口述成人片劇情,他自己錄製的第一支影片,十二小時內衝破一萬次瀏覽,網友們迅速響應,甚至有人跑到街上朗讀,這個極具渲染力的軟性抗爭,除了俄羅斯媒體報導,也引起國際關注,包括每月擁有五十億次瀏覽量的美國新聞網站Buzzfeed以及英國著名次文化雜誌《Dazed&Confused》。

這是我們與丹尼爾在莫斯科進行採訪後才發生的事,他上傳影片當晚,我在台北透過臉書問他,只是單純抗議看不到A片嗎?他回答,「色情片只是手段,我想藉機凸顯俄羅斯人民長期以來的『失語』,不光是性,其他許多議題都是,我們就像這些網站一樣,被封鎖發言權。」

對他們「尋找性語言的嘗試」,俄羅斯社會學家Max Lyubavin深表讚賞。倫敦政經學院媒體與傳播博士研究生Gregory Asmolov,則稱審查制度反而激化新的成人片類型產生,參與者尋找解釋劇情的字彙,觀眾再轉化為腦海畫面,雙方共同為性幻想賦予新意,形成獨特的個人化情色。

這肯定是《alive》歷年專題中最極端的例子,但對於兩年前立下五年內站上國際舞台志願的丹尼爾來說,不過是朝目標再往前一步罷了。


鼓吹想像!理想城市生活

iPhone和MacBook Air不離身,熱中電玩與日本文化(還學日文),丹尼爾是此次莫斯科專題中最年輕的受訪者。今年二十八歲,八月份剛接任國際俄文版《Esquire》雜誌的數位總監。在此之前,他已待過俄羅斯三大本地傳媒——都會生活網站「the Village」、創意設計網站「Look at Me」、以及文化與生活雜誌《afisha》。

二○○九年丹尼爾加入the Village網站初創團隊擔任主編。那時莫斯科市民還不曉得什麼叫做都市主義(Urbanism),the Village鼓勵人們大膽想像理想城市生活。他解釋,「網站介紹世界城市趨勢,談論如果莫斯科發生什麼事一定很酷,例如我覺得莫斯科應該設置自行車道,即使一年有九個月是冬天,列舉其他城市的例子,介紹自行車類型或從使用者經驗切入,把觀念植入大家腦袋。」

六年前莫斯科市長大選時,丹尼爾和團隊在網站上列了一個全球最讚市長名單,何謂最讚?不見得合乎普世標準,最「古怪」也算,比方採用默劇演員——以表演勸阻違規行人和駕駛的哥倫比亞首府波哥大市長Antanas Mockus。

誰不希望自己的城市更進步?但在俄羅斯,卻有不少人對丹尼爾這樣的「夢想家」嗤之以鼻,「一般人關心的是社會福利和買不買得起房子。自行車道?誰需要那種東西。或許民生問題真的比我們提出的願景更實際,但那僅僅是我們心中藍圖的一小部分,不代表我們不關心其他的事情。」丹尼爾直率的說,他沒想從政,更不是要競選總統,他在做的,是從文化角度切入,幫助大眾理解自身處境,進而採取行動,「在這個瘋狂世界裡,我們不能就這麼閉上眼睛。」


放膽報導!扭轉社會價值

兩年前,丹尼爾接下《afisha》總編輯,該雜誌每月發行量達一百五十萬本,著眼於文化、藝術、流行等議題,是俄羅斯的權威性刊物,《afisha》高層大膽任用丹尼爾的決定,引發當地媒體熱烈討論,一個二十六歲、習慣數位思考的年輕人,真能為這本創立於上一世紀(一九九九年)的雜誌,開創新局?結果丹尼爾製作的第一期,就展現了相當的深度與廣度。俄羅斯有兩千三百萬的穆斯林,占全國人口十五%,全歐最大清真寺在莫斯科,但許多俄國人對穆斯林抱有成見,害怕「戴頭巾的人」,丹尼爾嘗試從生活的面向,發現了「具有活力與令人興奮的伊斯蘭文化」。其他主題包括如何以及為何人們應該離開舒適圈?或是打破刻板女性主義討論俄羅斯女性的新形象,並透過封面故事,探討俄羅斯與克里米亞的緊張關係,「在俄羅斯,大家似乎忘記了新聞報導的價值在於挖掘隱藏其中的故事,不僅止於傳遞資訊而已。」

英國《衛報》正因為肯定丹尼爾為《Afisha》與莫斯科人帶來的改變,將他列入莫斯科三十歲以下權力榜,可惜集團顧慮紙本雜誌市場沒有未來,於二○一六年初將《Afisha》停刊,只留下網站。

但這並不阻礙丹尼爾繼續說故事的決心,最近《Esquire》網站上一則分四集連載,關於俄羅斯黑幫的三萬字報導,每集都有一百五十萬瀏覽人次,創下該站史無前例的數字,即是丹尼爾的傑作之一。他興奮解釋,「九○年代幾乎所有俄羅斯黑道大哥都被關進監獄,現正值出獄潮,其實他們絕頂聰明,我有強烈預感,即將發生什麼事情。」

當問到俄羅斯的年輕媒體工作者和前輩們有何不同,丹尼爾擔憂的說,「改寫新聞稿不叫新聞,媒體是社會的良知,對我而言,這不只是一個領薪水的工作。」俄羅斯絕對需要改變,雖然丹尼爾說在這個假民主的國家,改變之路特別難行,但他將保持一貫的樂觀,想到什麼就勇敢去做。丹尼爾才二十八歲,只要有心,想改變俄羅斯,想立足於世界,他還有大把時間。


【延伸閱讀】丹尼爾的私房生活地圖

最喜歡莫斯科哪一點?
瘋狂與戲劇性。

目前莫斯科所面臨最大的問題?
政府在進行改革,或像我這樣的人也在改革,但莫斯科居民還沒有準備好,有些人甚至漠不關心。

小時候記憶最深刻的電視節目?
《I’m Making it On My Own》,內容是關於女性憑一己之力所完成的大小事情。現在回想起來,那是非常不可思議的概念;因為在九〇年代,俄羅斯沒有女性主義。我也很喜歡一個把政客扮成布偶的諷刺節目和MTV台。

小檔案_丹尼爾‧特拉彭

現職:俄文版《Esquire》雜誌數位總監
經歷:Look at Me網站與《Afisha》雜誌總編輯、俄文版《Interview》雜誌數位總編輯
生活成績單:2015年,名列英國《衛報》莫斯科30歲以下權力榜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