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東方威尼斯 河岸藝文新生活

曼谷人稱湄南河為「王者之河」,又稱昭披耶河(Chao Phraya),意為「大公爵」。一七八二年,拉瑪一世在東岸建立首都曼谷,同年建造大皇宮與玉佛寺等地標。曼谷的歷史、打開世界貿易的窗口,湄南河都是源頭。如今每天約有超過五萬人搭乘各種船隻,通勤於湄南河。

我在泰國湄南河渡船上,順著水流往南,經歷一場視覺錯亂。半島酒店、文華東方與希爾頓等高級酒店聳立河畔,莊嚴的大皇宮與玉佛寺交錯其中。長尾船載著觀光客,和一只小船擦身而過,船主正兜售蔬菜。世俗與宗教,現代與傳統,奢華與貧窮,曼谷的各種面向,都在這一條河發生。歡迎來到東方威尼斯。

曼谷人稱湄南河為「王者之河」,又稱昭披耶河(Chao Phraya),意為「大公爵」。一七八二年,拉瑪一世在東岸建立首都曼谷,同年建造大皇宮與玉佛寺等地標。曼谷的歷史、打開世界貿易的窗口,湄南河都是源頭。如今每天約有超過五萬人搭乘各種船隻,通勤於湄南河。「這是我們的生活方式,」遊船導遊昆羅伊(Chiraphan Khumloi)回憶,昔日放學後,小男孩們就揪伴來此跳河,「水其實不太乾淨,但沒有毒啦,我們沒在怕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歷經城市發展與擴張,曼谷的焦點逐漸轉移至北方與東方,河區老舊腐朽,水質汙染越漸嚴重。「即便曼谷一直成長,湄南河對於泰國人來說,仍是歷史根基,」泰國康蒂集團(Country Group Development PCL)執行長彬‧塔莎博爾(Ben Taechaubol)說,「這幾年有許多再興計畫,由於這些行動,人們重新把注意力投注於這條河。」

街頭添藝術 老屋變新潮

住宅灰牆上,一隻騎著單輪腳踏車的巨鳥、兩隻漂浮的大象,超現實的塗鴉吸引我的目光。這是今年一月Bukruk城市藝術節,邀請二十位亞、歐洲藝術家在河區創作的街頭公共藝術,其中包括荷蘭街頭藝術兼插畫家達安‧波特雷克(Daan Botlek)與韓國插畫家金大玹(Daehyun Kim)。沿著湄南河濱,從三潘他翁區(Samphanthawong)漫步至挽叻區(Bangrak),保留的鮮豔塗鴉,成為一道道城市風景。


位於湄南河西岸的設計餐廳Never Ending Summer亦令人驚豔。它位於The Jam Factory園區,泰國知名建築師布納格(Duangrit Bunnag)將建築事務所遷移至此,廢棄三十年的工廠與倉庫老屋新用,並開設餐廳、書店與選貨店Anyroom等。走進Never Ending Summer,挑高開闊,員工在半開放式的廚房忙進忙出。布納格保留昔日工廠原本樣貌,斑駁牆面、生鏽鐵門,還有綠色植栽攀爬於紅磚牆,歷史與現代感巧妙交織。

「人們都說他瘋了,一般泰國人都想搬去新的建築,」曼谷河合作夥伴(Bangkok River Partners,BRP)總監大衛‧羅賓森(David Robinson)說,「但布納格證明,我們可以在老房子裡,做些有趣的事。」

精品旅館、設計餐廳與酒吧、創意街區……,許多有趣的事正在湄南河畔發生。二○一三年成立的曼谷河合作夥伴是推手之一,他們聚集周遭酒店與組織成立聯盟,發表十年計畫,包括湄南河清潔專案、創意街區、美食與文化慶典等。例如去年九月舉辦的Big Fish河濱音樂節,聯合了文華東方、香格里拉等八間位於湄南河畔的酒店,盛大展開橫跨十夜的音樂慶典,河景相隨,樂音不歇。

「希望讓國際旅客體驗最道地與真實的曼谷,」羅賓森在接受《alive》專訪時說,「我們的最終目標,是要讓曼谷人重新返回湄南河。」

酒店、私宅都向河景靠攏

泰國康蒂集團的野心同樣強烈,它選在曼谷河濱商業區(最古老區域之一),與四季酒店共同開發一間四季水岸香榭私人住宅,加上四季、卡佩拉(Capella)兩間酒店,將於二○一八年第四季聳立在湄南河畔。


我跟著康蒂執行董事塔莎蒙古(Varakorn Techamontrikul)的腳步,搶先一窺四季私宅的樣品屋。一戶最低要價約一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三千二百萬元),約三十五至四十五坪。高聳落地窗,將湄南河景一覽無遺。最獨特的是,採全角落房間視野設計,以約一百二十坪私宅為例,擁有二百七十度的視角,等於房間三面皆可賞河景。

目前四季私宅售出戶數約占四五%,最大宗為泰國買家,其次為香港。「相較之下,台北、新加坡與香港的房價都比曼谷來得高,這是我們的吸引力所在。」康蒂執行長塔莎博爾說。

這幢七十三層的私宅,屆時將享有四季酒店的管理服務。想像一下,電影院、酒吧、品酒室以及曼谷最高的游泳池俱足,樓頂還有直升機停機坪……「做為第二個家,誰不愛曼谷呢?」塔莎蒙古說。

曼谷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以湄南河為軸心,不斷找尋變幻與平衡。正如《紐約時報》所描述的:「長期被忽視的湄南河,正重返它的榮耀時光,也證明:它仍是這座城市的心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