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吳興國╳吳采璘爸爸讓莎士比亞唱京劇,女兒從生活提領編舞靈感

爸爸吳興國在表演藝術界的盛名,讓女兒吳采璘從小培養出的眼界更加寬廣,當她走上編舞家的創作之路,卻也注定要克服「吳興國」三個字帶來的壓力。

爸爸吳興國在表演藝術界的盛名,讓女兒吳采璘從小培養出的眼界更加寬廣,當她走上編舞家的創作之路,卻也注定要克服「吳興國」三個字帶來的壓力。

跟著劇團巡演長大的孩子,眼中世界有何不同?

吳興國:出國演出有機會就帶著采璘,讓她多看看世界。有哪幾個學藝術的小孩能被碧娜‧鮑許(Pina Bausch,德國現代舞編舞大師)抱在手裡,這很不容易!那次正好去德國看她演出,鮑許一聽我們也從事舞台工作,就邀大家後台見,她的舞蹈加入許多藝術成分,小孩看表演或許沒感覺,但能親身體會一位超級藝術工作者的態度。

吳采璘:爸媽曾經有一年幾乎都跑巡迴,回家一、兩週又趕著下次出國,如果不帶我在身邊,可能要長住保母家了。小時候覺得舞台充滿魔幻,可以暫時忘掉外頭的不快樂,去感受演員的喜怒哀樂。爸爸某些戲由莎士比亞劇本改編,很貼近外國人的文化,當謝幕時全場起立鼓掌,那一刻讓我覺得劇團很偉大!表演後的慶功宴,大家會聊剛剛舞台上的狀況,那是觀眾看不到的一面,例如唱音為什麼沒飆上去?這才發現演員要留意很多細節。

藝術家爸爸的生活趣事?

吳采璘:小時候爸爸開車載我,聽廣播的時候,如果電台剛好放歌劇,就會輪流你唱一句、我唱一句,玩得很開心。他也會講冷笑話,就算沒人笑,我還是很捧場!不是因為內容有趣,而是怎麼選在這時間點講出來,藝術家某方面天真無邪和小孩一樣。我們會互送對方小心意,排戲時寫卡片、幫忙倒杯茶給他,都花不了什麼時間,爸爸也常切水果給我跟媽媽吃,這是生活的樂趣。

吳興國:過了五十歲,對人生想得滿開的,講冷笑話,是因為社會太多事帶來壓力,乾脆平常輕鬆一點,在外面我不會這樣,回家就愛跟家人互動。


「名家之後」的先天障礙?

吳采璘:其實父母反而是我最大的障礙,不論生活、創作我都和他們靠得很近,容易有他們的影子。藝術家原本就是孤獨的,對於自己的創作要有想法,有時候,我能跑多遠就多遠,試著上其他老師的課程。我也嘗試很多不靠父母資源的作品,像之前籌備《消逝邊境》演出,不是上台跳舞就好,還要做好製作人的工作。

吳興國:我們(和太太舞蹈家林秀偉)的小孩,成長過程一定有太多壓力了。女兒八個多月聽到音樂會跟著打節拍,第一次演出就到新加坡參加當代傳奇劇場的《樓蘭女》,那時才五歲吧!看她這麼喜歡透過身體來表現,希望女兒以後不要被社會打倒,學藝術並非沒希望、沒飯吃。采璘也會碰到瓶頸,在學校跳得比別人好,同學嫉妒啊!但那是人生必經之路,遇過才知道獨立。真心喜歡表演藝術,就要勇敢出發。

教室裡的爸爸,對女兒也很嚴肅?

吳興國:我當初從走進劇校的第一秒直到畢業,沒有一個動作是自己可以決定的,八年下來,完全沒有創意成分。當代傳奇劇場在講「讓莎士比亞唱京劇」,三十年前要是敢用這名詞就不用演了!很難想像時代的轉變。我教學生不打人、不罵髒話,用嚴肅代替,一定得板起臉孔!采璘是我女兒,當然有點捨不得,我會直接說看到什麼不足,但也怕她受不了。

吳采璘:我相信爸爸是最嚴格的老師,尤其是那對眼神,一瞪!整場氣氛會僵到沒人敢做動作。有次我演出後舉辦座談,邀請爸媽上台,我知道媽媽會保留意見回家再檢討,但爸爸直接在現場講:「怎麼演出那麼負面?為什麼創作不活潑?」聽完我忍不住哭了,他是很率真的人,不是要罵你,而是期待你對藝術的追求要達到某個標準才算及格!


追求和爸爸一樣的表演夢,遇過最低潮的事?

吳采璘:高中練舞曾受嚴重腳傷,腳踝幾乎不能動,上課的地方又在四、五樓,要爬一串很窄很陡的階梯,一定要找人背回去,想來想去,或許爸爸願意來幫我吧……,當時第一個聯絡的就是爸爸。

吳興國:有一陣子劇團接工作到大陸拍戲,我隨身攜帶她兩、三歲的照片,苦悶時拿出來看,孩子笑咪咪的,給人好大安慰,所以一回家我一定帶禮物給她,或許在女兒心中建立了爸爸很疼我的印象。當她受傷打來,我聽完心想應該很嚴重,背她下樓時也很害怕,不小心兩人就一起滾下去啦!采璘那時讀舞蹈班,每次要嘗試困難動作想跳卻不能跳,只能站一旁看,滿長一段時間,頗受委屈的。

雖然女兒受傷,但我和她媽媽也是這樣(職業傷害)走過來的,若不刻意穿硬鞋跳很難的芭蕾,還是可以跳舞。采璘從小愛舞蹈也一直進修,我勸她到英國愛丁堡藝穗節試試,編一段Solo(獨舞):「妳想不想面對自己?不想的話,青春眨眼即逝,還沒輝煌過就消失,太可惜了!」

我知道她會考慮很多,包含腳痛及創作壓力,編舞要花錢、也要找製作人、舞台、服裝……後面難關必須一肩扛,憑自己的力量闖關。

吳采璘:那時我第一次編七十分鐘《秘碼—魔幻之境》這麼長的舞蹈,以前的創作都三、五分鐘就結束,一來對體力有很大負擔,裡頭各段內容也要求變化,觀眾才不會睡著。這支舞的內涵表現「金木水火土」五種元素,剛好對應五類不同人格,我從生活中觀察,爸爸就像「火」全身充滿張力,我比較像「水」柔軟感性,很小的事就可以讓自己開心,不一定要成為多有名的編舞者才叫成功,藝術家創作的同時,是不斷認識與突破自己。

小檔案_吳采璘

經歷:4歲即登台演出,曾站上台灣國家戲劇院,也與台北皇家芭蕾舞團、新生代編舞家合作
現職:太古踏舞團團長

小檔案_吳興國

經歷:橫跨傳統戲曲及現代劇場,獲國家文藝獎、法國藝術與文學騎士勳章肯定
現職:當代傳奇劇場藝術總監、台藝大表演藝術研究所教授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