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陳彥博的極地超馬體悟:學習如何輸

超馬好手陳彥博日前完成中國戈壁沙漠250公里超馬賽事,一度熱中暑與昏迷,連續四天掛在胸前的冠軍號碼布也拱手讓人。這是他第一次需要其他選手扶持,也第一次在途中往回跑的比賽。19日他出席分享會,引學長、長跑好手張嘉哲的名言,分享此次賽事體悟:「從小到大教育都是教我們怎麼贏,卻沒有人教我們怎麼輸。」
超馬好手陳彥博日前完成中國戈壁沙漠250公里超馬賽事,一度熱中暑與昏迷,連續四天掛在胸前的冠軍號碼布也拱手讓人。這是他第一次需要其他選手扶持,也第一次在途中往回跑的比賽。19日他出席分享會,引學長、長跑好手張嘉哲的名言,分享此次賽事體悟:「從小到大教育都是教我們怎麼贏,卻沒有人教我們怎麼輸。」

陳彥博分享,前四天賽程他的狀況很好,非常有信心奪冠,沒想到第五天80公里、連續13小時賽程,氣溫飆升到53度,吹著焚風,他脫水、抽筋與嘔吐,一度失去意識,甚至躺在岩石陰影處無法動彈。

「你不能停留在這裡!你會死的。」此時瑞士選手菲利波(Filippo)伸出援手,給予水分補充,不斷鼓勵、扶持陳彥博繼續前進,撐到下一個檢查站。隨後陳彥博身體慢慢好轉,曾有機會追過單站冠軍,但他一念之間放棄,重重打了自己一巴掌,回到戰友菲利波身邊,兩人相擁而泣。 

「我怎麼可以利用別人的幫助去追求名次,我開始往回跑,這是我第一次在比賽掉頭,」陳彥博說,「從中暑、選手間的幫助情誼、名次落後、父母到場的支持與認同,已超越競賽本身太多太多……。」 

當時緊緊牽著已盡虛脫的陳彥博、一起通過終點的菲利波,特別偷偷飛越半個地球,秘密來台現身分享會。陳彥博驚訝地不敢置信,一度說不出話來。菲利波回憶:「當我看到他朝我跑來,心想這個人瘋了。他讓我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冠軍。」為了報答救命恩人,陳彥博笑著說要請菲利波吃臭豆腐,以及帶他去喝秘密基地宜蘭的手沖咖啡。

陳彥博九月將前往尼泊爾訓練,備戰十月的南美洲阿他加馬寒漠、十一月的南極洲賽事,挑戰四大極地大滿貫總冠軍。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