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賴雨農/石吉弘攝

賴雨農/石吉弘攝

賴雨農/石吉弘攝

中華航空桃園總部園區/賴雨農提供

中華航空桃園總部園區/賴雨農提供

中華航空桃園總部園區/賴雨農提供

中華航空桃園總部園區/賴雨農提供

台北101大樓燈光改造/賴雨農提供

台北101大樓燈光改造/賴雨農提供

台北101大樓燈光改造/賴雨農提供

台北101大樓燈光改造/賴雨農提供

台北101大樓燈光改造/賴雨農提供

南京科技島/賴雨農提供

南京科技島/賴雨農提供

南京科技島/賴雨農提供

南京科技島/賴雨農提供

南京科技島/賴雨農提供

北京陶瓷博物館 官書院胡同18號/賴雨農提供

北京陶瓷博物館 官書院胡同18號/賴雨農提供

北京陶瓷博物館 官書院胡同18號/賴雨農提供

北京陶瓷博物館 官書院胡同18號/賴雨農提供

陳家山公園茶會所/賴雨農提供

陳家山公園茶會所/賴雨農提供

陳家山公園茶會所/賴雨農提供

茶會所_MG_5574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燈光設計 集體美學的展現從南京科技島到台北一○一,他用光線形塑城市個性

什麼是城市與鄉野最明顯的差異?是建築、更是大量的人造光源,讓黑夜與白晝,越見模糊。賴雨農Uno Lai的燈光設計與城市建築,來自十聿照明

什麼是城市與鄉野最明顯的差異?是建築、更是大量的人造光源,讓黑夜與白晝,越見模糊。

人的視覺一向先看到了光,才懂得分顏色、強弱,若能懂得欣賞光影的明媚或曲折,無疑成為解構城市脈絡的無料通行證。光線對一座城市之所以如此重要,此刻正為一○一商業大樓改造燈光設計的十聿照明總監賴雨農Uno Lai認為:城市裡的光,不只是城市的表情,相較於具象的路燈、橋樑、公共設施,光線更已成為一個城市「最大的器官」,是市民集體美學的意志展現。


有別於建築技術在東西方各有巧妙,人造光源的發展約在近百年內成熟,各城市能使用燈光的工具都在一定範圍之內,但每個城市如何運用燈光,展露並形塑出風格?便成為在建築之外,更能傳達城市內在底蘊的一大利器。

很多人記起賴雨農,是因今年初的一○一跨年燈光秀,但他說煙火設計另有其人,自己為一○一負責的,是現在進行中的建築外牆燈光的汰舊更新與導則(編按:即燈光照明準則:角度、流明、色溫等參數設定)。他的作品遍及兩岸三地,桃園華航總部大樓燈光正是由他設計,並在二○一一年獲得美國照明工程學會(Illuminating Engineering Society of North America)全球照明優秀獎。他主導的十聿照明,足跡更遠至印度、越南,囊括豪宅、高級旅館、私人會所,從上海世博會英國館、北京官書院胡同十八號私人陶瓷博物館,他的作品在中國大量受到器用,南京的中新科技島更邀請他參與園區的燈光導則設定,見證一個城市誕生的過程。

也因作品遍及各國,賴雨農更發現全球南北城市,在燈光表現的基本差異。「像東南亞日照較短、黑夜來得快的城市,晚上燈光比較熱鬧、使用光的方式也比較大膽;但像偏北方的城市如倫敦、東京、阿姆斯特丹,晚上的光線會自然、簡單些,這是最大差異。同時西方對光影是敏感而細膩的,就我知道,有幾幅西方的油畫,甚至成為了現代燈光師的教學範本。」

賴雨農進一步指出,對於光線,西方城市推崇「有反差」的燈光:沉靜、但是帶有溫度。即便在現代,西方無論是大型公共空間或住家,呈現的還是較隱晦、低調的質感,並能清楚分辨出黑夜、白晝。而如果以東方的日本而言,光線表現就是明亮、乾淨、均勻、文明,這是日本的美學。然而在了解東西方差異之後,對初次到訪的城市我們又該如何欣賞?賴雨農建議,不妨去觀看「市集」的燈光,舉凡人群聚集、最有機生成的場域,將反映出這座城市對光線的想法。

市集燈光 最有生命力與創意

「不管是被設計過的購物商場,或有機發展的傳統市集,遊覽一個城市,從光下手是最好的。市集、生意,就是一個城市的動力。從市集裡,可以看到集體性、創意,以及對光的想像。如果你去美國、歐洲的傳統市集,他們會把販賣的商品打光,但譬如我上次去孟買,印度的電很缺乏,常停電、電也貴,產品的美觀反而不是優先考量,他們只在意把店面打亮, 讓人知道店面有開。」

而提到全世界擁有最美麗燈光的城市,賴雨農毫無疑問選擇了巴黎。「巴黎的光其實很漂亮,講光之城市,當之無愧。而且巴黎的集體美學,在很小、很大的地方都看得到。怎麼看?有對比、有層次,黃光裡一定有白色。再小的地方(店鋪)都有。好幾個燈光設計師,都是從油畫裡、在巴黎裡,發揮到極致,清楚知道營造畫面的焦點。」更誇張的說,「這像一個全巴黎共同擁有的秘密。」

那麼回到兩岸三地,台北、上海、北京的光線,又反映出了什麼城市的個性?賴雨農認為:夜市正是台灣燈光最有生命力的所在。台灣做生意是積極主動的,在夜市裡,光線有著多元、爭奇鬥豔的表現;上海則是「弄堂」文化,說穿了:悶騷,因為最精彩的都在弄堂裡,像田子坊,巷弄的燈光有一定的層次,無論是住家、商業用途,就算是單一光源,都有個有趣的節奏,比較隱性、低調;而北京則是完全外顯,最好的全掛在外面,譬如天安門的兩排路燈,就是要看得清楚,很直接。

下次到訪一座全然陌生的城市,想拆解它的美學脈絡?不如先從最庶民的市集開始。感受光影的虛實、感受在昏黃或潔白交錯之際,最原始的情緒與騷動。

小檔案_賴雨農

學歷:美國紐約Parsons設計學院建築燈光設計碩士
經歷:曾擔任時尚雜誌設計師,後赴美研讀專攻燈光設計,於2005年成立十聿照明,作品遍及大中華區兩岸三地
現職:十聿照明總監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