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創造國樂三重奏的「三個人」:任重(左起)、潘宜彤、郭岷勤。客廳就是他們團練室!(攝影者:李明宜)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這首〈梅花三弄〉有爵士味國樂新秀的古樂新奏

三個三十出頭的年輕人:郭岷勤(古箏)、潘宜彤(中阮)、任重(笛或簫),原為台南藝術大學的同學,畢業後,郭岷勤和潘宜彤組成了「三個人」樂團(原另一個成員為行政人員),一次,任重去聽了郭岷勤和潘宜彤的演奏,便告訴他們二人:「古箏和中阮都是弦樂,聲音都是顆粒狀的,你們要不要嘗試看看加入笛子或簫?」就在任重的建議下,二○一三年「三個人」樂團正式成立了。
三個三十出頭的年輕人:郭岷勤(古箏)、潘宜彤(中阮)、任重(笛或簫),原為台南藝術大學的同學,畢業後,郭岷勤和潘宜彤組成了「三個人」樂團(原另一個成員為行政人員),一次,任重去聽了郭岷勤和潘宜彤的演奏,便告訴他們二人:「古箏和中阮都是弦樂,聲音都是顆粒狀的,你們要不要嘗試看看加入笛子或簫?」就在任重的建議下,二○一三年「三個人」樂團正式成立了。

成員全都拿過國家級的傳統樂器新秀獎,也獲邀出席了國內外大大小小的演出;團體中被團員尊奉為女王的潘宜彤,在一次赴美表演中,暢快俐落的演出讓老外激動的指著她說:「You are Eddie van Halen!」,潘宜彤笑著說:「當時我覺得奇怪,我明明叫Debbie,他為什麼叫我Eddie,後來我才知道Eddie van Halen是搖滾界的吉他之神啊!」而任重的笛聲,更讓他在阿根廷演出時,令阿根廷Santa Fe省文化部長感動的說道:「Ryan Zen(任重)以音樂跨越東西方的界線!」至於被團員戲稱外表像大叔的郭岷勤,雖然外表不修邊幅,精湛的琴藝讓他很早便嶄露頭角,為最早也是唯一發行個人專輯的團員。

這三個志同道合、熱愛國樂的朋友目標一致,力圖改造國樂界的生態:「我們一直覺得國樂圈的生態很奇怪,不是太保守學究派,就是讓自己穿得很露爭取注意力,很多人畢業後不是另謀出路,要不然就是嫁人。」任重觀察。

以古樂為本的
國樂三重奏


不過,現代人聽音樂的品味已變得多元,就連「三個人」的成員私底下所聽的音樂,也不會只有國樂而已;「我們第一首合作的曲子是〈梅花三弄〉,在這首古曲中我們保留了它的淡雅,再加入了爵士比較隨興的味道,學院派的就覺得很有趣,不是學院派的也覺得很好聽。」樂團編制有三人,也是國樂裡創新的編制,郭岷勤說明,「我們希望創造出國樂三重奏:古箏、中阮、笛子或簫的演奏形態和編制。」

至此,這個室內三人國樂團交出了自己的風格──以古曲和民謠為創作之本,加入現代元素,重新詮釋國樂的新貌;隨後,他們大膽的跨出第二步──至室外或其他小型劇場演奏,希望讓國樂透過這樣演出形態更打動觀眾,事實證明他們辦到了,在一次台中中屯區實驗劇場演出時,近百人的觀眾聽完他們的演奏竟起身鼓掌,「那一刻我們超感動的!」三個人不約而同說道。

訪談中他們有時會吐槽對方,或是把對方為人不知的事給抖出來;然三個人「以傳統古樂為本」的目標是一致的,從來沒有為了市場而傾斜,「我們在現場演奏時有自己的堅持,不接受觀眾點『歌』。」有次觀眾要他們演奏周杰倫唱紅的〈青花瓷〉便被他們拒絕了;但觀眾點「曲」卻是可接受的,「最難忘是有一個觀眾點了〈Mission impossible〉,我們當場臉都綠了,但是還是把它⋯⋯演奏出來了!」潘宜彤笑著說,那首曲子隨興表演很成功,讓他們博得了滿堂彩。

二年下來,「三個人」演出機會越來越多,除了自己創作曲目之外,他們也和許多台灣編曲家合作,創作出許多新的國樂樂曲,今年發行了專輯。「我們覺得台灣國樂的能量很強大,有很多新銳的作曲家的作品真的很棒。」郭岷勤表示。

「三個人」未來有些小型與大型的演出計畫,這些演出計畫也不全然都以國樂為主,會加入許多不同於國樂的元素。

傳統不是一定會被淘汰,而是它必須順應時勢而生;「三個人」的國樂舞台,便是最好的詮釋。

小檔案_三個人樂團

近期演出:7/30(六)19:30宜蘭演藝廳「蘭陽50 PLAY」(蘭陽舞蹈團+三個人)
網址:www.facebook.com/3peoplemusic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