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東方青銅器有限公司藝廊負責人 戴克成(攝影者:孔繁毅)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一個老法的中國骨董經精通古物研究、甲骨文

向法國人討教中國文化?有沒有搞錯?不過這老外的國學底子,可比你我深厚許多,他研究中國古物近50年,撰寫甲骨文和青銅器專書,更多次在歐美舉辦以中國骨董為名的博覽會。他是骨董界無人不曉的中國通,藏家們爭相諮詢的對象,戴克成。

「中國考古始於一九二八年,中央研究院派遣專員到河南安陽殷墟探勘,發現殷商文化和青銅器;一九三七年日軍侵華,所有探勘被迫暫停,直到一九五○年代,二里頭文化出土,證明在商朝以前,夏朝人已開始使用青銅器。」戴克成(Christian Deydier)操著一口法國腔英語,侃侃而談,雖然在個人簡介上,清楚的寫著他擅長中國古物研究,可是一個外國人,言談間不斷冒出甲骨文、唐三彩、康雍乾……等名詞的漢字拼音,依然令人難以置信,而一旦有分神,就要迷失在他的濃厚口音和歷史迷宮裡。

戴克成和亞洲之間,有著不可分割的命定關係。他出生於寮國,十二歲以前住在越南,父親是印度文化研究的權威;祖父是出版商,專營中國、印度與西藏文化相關書籍;祖母則是巴黎賽奴奇亞洲博物館(The Cernuschi Museum,已歇業)的策展人。

青少年時期,戴克成每逢週末就往祖母工作的博物館跑,這裡摸摸、那裡碰碰。但說他從小立志跟隨家中長輩的腳步,倒也不盡然,「大人們的話題總離不開印度文化和我爸的學術地位,我都聽膩了,所以對印度完全無感。我考慮過研究寮國或越南文化,但這兩個國家不夠大,有人建議我研究埃及文化,但整個埃及已經快被挖光了。後來我想,中國那麼大,加上當時距離中國人開始考古不到五十年,能探索的東西還有很多。」於是,戴克成進入巴黎第七大學,主修中文與中國文化,畢業後,他來台灣繼續學中文,並在台灣大學鑽研甲骨文。

二十六歲那年,戴克成完成人生第一本著作《甲骨文--書目評論與綜合研究》(Les Jiaguwen, Essai Bibliographique et Synthèse des Etudes),兩年後,《中國青銅器》(Les Bronzes Chinois)一書問世,為該領域所出現的第一本綜合研究。儘管如此,他真正的志向,卻不在學術研究,「我不願意當一個窩在辦公室裡的教授,我想去拍賣行、去拜訪藏家,那樣有趣多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