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我們口中自由的代價,遠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大

我們在東京,我這間位於東京鐵塔下知名的日式傳統房舍,由做豆腐起家的這間餐廳,每一道佳餚都精心調配,與製作,讓人心曠神怡的氛圍,忍不住都說起了內心話。「其實我們都不自由,被所有的事情給制約。」其中一位女生朋友這樣說。

我們在東京。

這間位於東京鐵塔下知名的日式傳統房舍,由做豆腐起家的這間餐廳,每一道佳餚都精心調配,與製作,讓人心曠神怡的氛圍,忍不住都說起了內心話。

「其實我們都不自由,被所有的事情給制約。」其中一位女生朋友這樣說。 我們不約而同地點頭,沒錯,我們都被制約著,不管是工作,還是感情,還是關係,都存在著不自由的狀態。於是我們開始說著,現在最想要到那個國家旅行,感受自由的真諦。

「我現在最想去西藏。」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台灣護照的敏感身分,越是不能觸碰到的禁地,越是讓人嚮往,或許是震撼的景色,也許是當地的人文,於是其中一位朋友這樣說了。

「西藏已經不是我們所想像的那樣了」

他繼續接著說,他曾經三次試圖要透過不同的方式去西藏,這三次都在在邊境被攔截,然而最後一次他所聽到的故事卻讓他徹底難忘。第三次是他在印度北部時,那是他正旅行到達蘭薩拉,就是達賴喇嘛流亡政府所在地。而在那裡他遇見了很多西藏年青人。

西藏人納悶的問:「我們都逃出來了,你為何還要進去?」朋友說,他就是想去看看,那與世隔絕的美地,自由的代價是什麼樣子。西藏朋友們說,那不必了,現在的西藏,已經不是西藏人的了。所有的一切,都經過漢人的包裝,成為美麗的花瓶,每一個地方都是為了觀光所建設,已經沒有了西藏人的靈魂。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