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老人說故事

小孩與小狗奔跑

梅子樹園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故事現場:南橫公路山巒上的鳥人傳說

趁著年節長假,來到高雄深山南橫公路上的布農族部落,溫暖卻不失山林的涼意清爽,南橫的岔路上,車子一路往山上開,來到了海拔800公尺的舊部落平台,這裡住戶本來就不多,甚至有好幾間房子外型幾乎一模一樣。

趁著年節長假,來到高雄深山南橫公路上的布農族部落,溫暖卻不失山林的涼意清爽,南橫的岔路上,車子一路往山上開,來到了海拔800公尺的舊部落平台,這裡住戶本來就不多,甚至有好幾間房子外型幾乎一模一樣。

自從2009年的八八風災之後,重創高雄山區,南橫公路受損嚴重,旅客變少了,河川、公路也改了道,位在高處的老部落平台,卻屹立不搖,甚至成了許多族人每遇風災的避難之地,在NGO團體協助下,蓋了避難屋,同時也為堅持繼續住在山上而不願意下山的布農族人蓋房,而達瑪將(註)就是其中一 戶。 

晚上七點一到,達瑪將已經坐在戶外生火烤肉,「我們烤肉不用調味,最多就是加鹽巴,因為我們要吃的是食物的新鮮及原味。」就這樣,我們邊烤肉取暖,聽達瑪將講述這塊土地的文化及故事。 

晚上九點鐘就寢,當時毫無睡意的我,想要玩手機卻沒有訊號,想看電視,幾個數位台轉了又轉,沒一個節目能吸引我的目光,只好拿起出門前隨手帶的幾本書,開始啃書。第一本,是我讀了兩個禮拜,進度仍未突破50頁,那一晚,伴著戶外的蟲鳴鳥叫,一口氣念完了一本300多頁的書,看一眼時鐘,時針還未指到11點,接著進攻第二本書,念了三分之一,終於有了睡意,晚上十二點緩緩進入夢鄉。

 隔天清晨七點鐘起床,達瑪將已經整裝就備,要帶我們來一趟老部落之旅,海拔比舊部落再高一點,「那是我小時候出生的地方,日本人的駐在所就在我家的上方,站在高處,日本警察可以俯瞰整個部落,方便他們的管理。」 

此時達瑪將拿起腰上的刀,砍掉眼前的雜草殘枝,他指著一棵相思樹,「這棵樹就種在我家的庭院,一直到後面的樟樹,這裡就是我家裡的範圍!」石頭堆疊的地基清晰可見,昔日的房間已不復在,反倒是多了山豬腳印,證明山豬不久前才剛來投宿。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