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搞笑馬拉松 跑遍七大洲

2015/12/31

LINE分享 FB分享

二○一五年十一月的南極,零下二十度。「這是南極的夏天,算暖和了。」來自台灣、三十五歲的跑者方俊強說。一片冰天雪地,他身穿一襲青綠軍袍,裝扮成關聖帝君。歷經近七個半小時,完跑四十二公里,他雙手高舉關刀和國旗,通過終點拱門。七大洲馬拉松最後一塊拼圖,終於到手。

二○一五年十一月的南極,零下二十度。「這是南極的夏天,算暖和了。」來自台灣、三十五歲的跑者方俊強說。一片冰天雪地,他身穿一襲青綠軍袍,裝扮成關聖帝君。歷經近七個半小時,完跑四十二公里,他雙手高舉關刀和國旗,通過終點拱門。七大洲馬拉松最後一塊拼圖,終於到手。

這是繼二○一三年超馬好手陳彥博完成世界七大洲、八大站超級馬拉松後,又一位台灣跑者跑遍七大洲。上一位參加南極馬拉松的台灣選手,正是參加一百公里組別的陳彥博。然而和陳彥博不同的是,方俊強是業餘市民跑者,全馬最佳成績(PB)是四小時六分。和他一起完成四場海外馬拉松的跑友潘嘉盈吐槽:「我們是超級普通的人,我們可以完成的馬拉松,你也行。」

方俊強挑戰七大洲馬拉松的瘋狂念頭,始於二○一二年夏威夷馬拉松。因為看了日本插畫家高木直子的跑步書,想著這樣一個一百五十公分高的女生都可以完成全馬,自己應該可以跑贏她。想不到同一地點,高木直子以五小時一分完成,他卻慢上四十多分鐘。初馬出師不利,卻燃起他跑遍世界的熊熊火苗。

其中最謎樣的,當屬北韓。二○一三年,他在網路上看到一則不起眼的新聞,得知北韓將首度開放業餘跑者參加平壤馬拉松,立刻決定參賽。他不斷詢問賽事資訊,卻發現這賽事如同北韓謎樣到極點。連透過北京旅行社報名,還接到銀行行員電話關切:「您匯入的帳號可能跟國際恐怖組織有關,這是贊助恐怖組織的資金嗎?」

直到跑在北韓,才發現這是場跑者水準極高的賽事。方俊強在此破了個人最佳紀錄,卻是比賽關門前,最後一位跑進體育館的跑者。體育館塞滿上萬名觀眾,他們衣著顏色款式相近,鼓掌頻率出奇一致,掌聲不因時間而減弱。最終散場,不消五分鐘,竟人去樓空。「當你身在其中,不會感到任何不妥。但回台灣再回想時,這一切好像都有種詭異的自然。像是親臨楚門的世界,北韓所有的人民都是臨時演員。」他說。

最苦中作樂的,是非洲阿爾及利亞撒哈拉馬拉松。這場沙漠的比賽,跑者會經過三個難民營,並在難民營住上一星期。殘酷地況和氣候,完賽不易,一般跑者減輕身上負擔,方俊強卻把自己裝扮成一隻北極熊,還套上厚重熊頭,想讓小朋友開心一下。當他跑過難民營時,小朋友果然傾巢而出,追著他奔跑,還調皮拉扯北極熊的尾巴。撒哈拉沙漠頭一回出現北極熊的荒謬景象,讓方俊強得到歷屆首度頒發的「最搞笑跑者獎」。

「我百分之百認真看待裝扮這件事,這裡頭有我想傳達的訊息。」方俊強說。在南美洲智利巴塔哥尼亞馬拉松,他打扮成一棵耶誕樹,呼應比賽推廣的種樹理念。澳洲內陸馬拉松賽前,他查閱了澳洲原住民與白人接觸、衝突、出走與回歸的故事,化身成賽德克‧巴萊,全程帶著小米酒完賽。因為有趣的裝扮,更增加許多與各國跑友交流的機會。「完成七大洲馬拉松是我人生中最長期的計畫。多數的人都太小看自己,把目標設得太小;我知道自己能力所及,設定目標,接下來就享受挑戰,」方俊強說,「跑步是我人生中更新、更美好的旅行方式。」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