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當獵人失去了獵槍... 傳統英雄成了階下囚

因為高齡94歲的母親,一句「想念山上的味道」,布農族人王光祿(talum)撿拾槍枝上山打獵,遭警方查獲,最高法院判定「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併科七萬元罰金」,全案定讞,將在12月15日入監服刑。若依照原住民過去傳統社會,獵人是英雄,但到了文明國家,卻成為了階下囚...。
因為高齡94歲的母親,一句「想念山上的味道」,布農族人王光祿(talum)撿拾槍枝上山打獵,遭警方查獲,最高法院判定「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併科七萬元罰金」,全案定讞,將在12月15日入監服刑。

若依照原住民過去傳統社會,獵人是英雄,但到了文明國家,卻成為了階下囚...。 還記得不久前,我才作了一支司馬庫斯櫸木十年的專題,司馬庫斯族人因為撿取了一棵風倒的櫸木,遭林務局以竊盜罪名告上法院,當時司馬庫斯族人多次北上抗議,四年後,有罪判決改判無罪,撼動了國家及法治圈。 

身為原住民,我們經常聽到的,就是在外來政府進入下,原住民傳統的採集及狩獵的權力,屢屢受到壓迫及歧視,這次又發生了王光祿事件,法院以「非法持有槍枝」與「非法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降罪,提出上訴後,最高法院仍然維持有罪判決,再度把原權踢回原點。 

事情發生後,我和原住民圈的朋友討論到這個議題,「法院說,要用自製的槍狩獵才可以,但他們知道自製的槍容易卡彈嗎?一不小心就會傷到自己,憑什麼社會可以進步,我們原住民打獵就不行?說槍支有殺傷力,但沒有殺傷力要怎麼打獵?」話題一開,朋友的嘴巴無法停止,因為國家嘴巴說要保護原住民傳統,但當我們去打過去會吃的山產時,又說我們非法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怎麼不說這些動物會消失,是因為開發導致?當初水鹿會瀕臨絕種,不就是因為外來者想要鹿皮,而大肆獵捕的結果嗎?」 

這個事件透過網路,快速延燒,許多原住民圈朋友都在專注並熱烈地討論著,其中一位長期關注原住民議題的律師更在個人臉書上表示,去年八月和部落族人與林務局參加原住民傳統慣習與國家法治研討會時,有族人當場詢問野生動物保育組組長,關於野生動物調查方法集結果時,林務局人員不敢回答,但當天的會議上,一名野生動物專家公開表示目前山羌數量過多,不需再列入保育類動物名錄。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