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學生時代過後,我們不再對彼此捨不得

一個這樣的場合,我們在飽餐之後的夜晚,餐桌上的每個人從一開始就沒有全心投入飯局,有的玩手機,有的處理尚未處理完的公事,有的則是開口閉口男朋友,最後,大家都在等一個人開口說解散。

一個這樣的場合,我們在飽餐之後的夜晚,餐桌上的每個人從一開始就沒有全心投入飯局,有的玩手機,有的處理尚未處理完的公事,有的則是開口閉口男朋友,最後,大家都在等一個人開口說解散。

出了社會後的朋友可以說是亦敵亦友,也可說是酒肉朋友。

因為你似乎在也找不到那種真正情義相挺的朋友,或者說,真的沒有必要,因為太多的社會佐證,會讓你發現其實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好好的,你只需要消除每個節日所帶來的孤單就好。

學生時代過後的聚集,不再像當時那樣的青澀

很多時後彼此總是帶著目的,朋友需要你的幫忙,或者你需要陪伴的慰藉

你可以一個接著一個替換,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樣找一個人到最後的「friends forever」

有時候這個朋友說了A事情以為你已經知道,但是其實他是跟別人分享,卻跟你說這是秘密

有時候你不再是這個朋友的唯一傾訴對象,因為每個人都害怕彼此的背叛,所以總是要找個備胎

有沒有發現,學生時代過後的朋友,是跟著工作在替換的

你們可以很好,很像又回到學生時代,但是只要其中一個人離職,或者你的離開,凝聚力自然而然瓦解,他不是嫉妒你,也不是你自己看不起他,就是這麼無緣由的不在同一個磁場內,所以以往的默契變得話不投機。

學生時代給我們的青澀,是一起起床,一起吃早餐,一起上課,一起熬夜讀書的共生。

出社會的小時代給我們的勢利,是一起上班,一起團購,一起抱怨,一起對抗惡勢力的分生。

回到這個飯局,終於有人開口「我男友在催我回家了」

「我也該走了,我要回家餵貓」

「我要倒垃圾」

然後在怎麼詭異的答案,你都不會覺得奇怪,因為非單身的慶幸自己有人陪,單身的只是找個借口讓自己不那麼無聊。在這越來越深的台北冬夜裡,沒有一個人想要承認自己真的很寂寞而需要人繼續陪。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