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司馬庫斯教會我的事 「人生不該只有賺錢這個目的」

山林生機活現,土地生氣盎然,今年十月,我前往這個海拔1600公尺,位在台灣最深處的新竹縣尖石後山部落司馬庫斯,那天剛好是颱風侵襲過後,族人索性放了幾天颱風假,專心修建家園,也順便好好放個大假。

山林生機活現,土地生氣盎然,今年十月,我前往這個海拔1600公尺,位在台灣最深處的新竹縣尖石後山部落司馬庫斯,那天剛好是颱風侵襲過後,族人索性放了幾天颱風假,專心修建家園,也順便好好放個大假。

加入司馬庫斯共同經營團體的族人,也都有年假,而且一放就是連續放八天,加上從今年下半年開始,司馬庫斯部落決定讓遊客量減半,減輕族人的工作負擔,但這樣的舉動,卻讓部落的營收不減反增,在當代崇拜金錢利益的資本主義市場體制下,司馬庫斯掀起了一場小革命。

談到司馬庫斯部落共同經營觀光,要從一群婦女的合作開始。她們早期經營共同廚房,一起煮飯給遊客吃,之後又共同發展民宿、農場,整合形成了今日的「共同經營」模式,泰雅族語稱為「Tnunan」。現在的司馬庫斯,有八成家庭加入共同經營,有50多人參與部落工作,但面對觀光人數不斷攀升,目前每年吸引近十萬名遊客到訪,招待六萬人次住宿,年收入逼近四千萬元。

司馬庫斯部落頭目馬賽‧蘇隆坦言:「部落的經營也有一些小小規模在裡面,很希望說部落的發展,也可以影響到周邊,如果沒有辦法,真的需要,也願意來工作賺錢的,也可以到部落來,但是要加入共營就比較困難啦!」

遊客絡繹不絕,部落經營規模也逐漸擴大,甚至有能力提供鄰近部落一些就業機會。但當資本主義遇上了社會主義,比起賺更多的錢,司馬庫斯族人更在意的,是山林的永續,以及傳承泰雅族的生活價值。

「種植水蜜桃或是農產的地,稍微坡度有超過一些限制,我們就全部種樹,大概十幾年前開始就一直在補種那一些樹,種櫻花、種杉木、種櫸木,什麼樹都有,把農業的面積縮小,它不適合種什麼東西的,就拿來做生態,就回復到環境生態裡面。」司馬庫斯生態環境部長 依光‧優秀說道。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