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司馬庫斯教會我的事 「人生不該只有賺錢這個目的」

2015/11/16

LINE分享 FB分享

山林生機活現,土地生氣盎然,今年十月,我前往這個海拔1600公尺,位在台灣最深處的新竹縣尖石後山部落司馬庫斯,那天剛好是颱風侵襲過後,族人索性放了幾天颱風假,專心修建家園,也順便好好放個大假。

山林生機活現,土地生氣盎然,今年十月,我前往這個海拔1600公尺,位在台灣最深處的新竹縣尖石後山部落司馬庫斯,那天剛好是颱風侵襲過後,族人索性放了幾天颱風假,專心修建家園,也順便好好放個大假。

加入司馬庫斯共同經營團體的族人,也都有年假,而且一放就是連續放八天,加上從今年下半年開始,司馬庫斯部落決定讓遊客量減半,減輕族人的工作負擔,但這樣的舉動,卻讓部落的營收不減反增,在當代崇拜金錢利益的資本主義市場體制下,司馬庫斯掀起了一場小革命。

談到司馬庫斯部落共同經營觀光,要從一群婦女的合作開始。她們早期經營共同廚房,一起煮飯給遊客吃,之後又共同發展民宿、農場,整合形成了今日的「共同經營」模式,泰雅族語稱為「Tnunan」。現在的司馬庫斯,有八成家庭加入共同經營,有50多人參與部落工作,但面對觀光人數不斷攀升,目前每年吸引近十萬名遊客到訪,招待六萬人次住宿,年收入逼近四千萬元。

司馬庫斯部落頭目馬賽‧蘇隆坦言:「部落的經營也有一些小小規模在裡面,很希望說部落的發展,也可以影響到周邊,如果沒有辦法,真的需要,也願意來工作賺錢的,也可以到部落來,但是要加入共營就比較困難啦!」

遊客絡繹不絕,部落經營規模也逐漸擴大,甚至有能力提供鄰近部落一些就業機會。但當資本主義遇上了社會主義,比起賺更多的錢,司馬庫斯族人更在意的,是山林的永續,以及傳承泰雅族的生活價值。

「種植水蜜桃或是農產的地,稍微坡度有超過一些限制,我們就全部種樹,大概十幾年前開始就一直在補種那一些樹,種櫻花、種杉木、種櫸木,什麼樹都有,把農業的面積縮小,它不適合種什麼東西的,就拿來做生態,就回復到環境生態裡面。」司馬庫斯生態環境部長 依光‧優秀說道。

不是什麼錢都要攬到自己手裡,馬賽蘇隆說,現在的司馬庫斯會和鄰近部落合作,採購他們的農產品,相互支援,也是泰雅族社會很重要的共生概念。

「取自己夠用的,就夠了!」這是泰雅族傳統的gaga精神,司馬庫斯以發展生態旅遊為首要目標,但要推動這樣的思維,在現今資本主義當道的社會,並非一開始人人都可以接受。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所長林益仁曾經參與部落事宜,他坦言在部落裡面,看到一些家戶沒有加入共營裡面,就像其他家庭一樣,司馬庫斯有時候也會面臨內部意見不同的時候,團體內部的討論也是很激烈,所以外界不太需要刻意去浪漫化司馬庫斯部落。

藉由部落會議,內部不斷溝通協調,才找到了目前這一條大家都認同的部落發展之路,林益仁也說:「如果你只是為了要去賺錢,那你可能所有的人力,都投入到觀光那個地方去,非常有可能你就損失了很多家庭關係營造的時間,那他們不是這樣做,其實他們是非常動態的,在看待他們內部組織的部分,也就是說雖然經濟的部分是重要的,但是其實部落裡面,不同的家庭,他們的家庭關係營造部分也是非常重要,所以他寧可說,不要有那麼多的遊客進來。」

生活不該只有賺錢這個目的,司馬庫斯的經驗,憑藉堅定的信仰,對傳統生活的堅持,土地留下,文化才能繼續傳承下去,雖然傳統價值式微,部落規範也面臨瓦解危機,司馬庫斯的泰雅族人想要證明,在這個汲汲營營的功利世代裡,共營共享的普世價值,是否可能走出一條,不同於世道的生存之路?面對許多嚴苛的挑戰,這條路不好走,但他們並不放棄,一步一步跟著祖先的腳跡前行。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