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活生生的大型建築博物館名建築師帶看紐約多變風貌

Ray's note:在紐約念建築的建築師蕭博文,不僅很有創造力,也帶有美式風格的理性務實精神,總是藉由適當的分析切入,讓設計變成一個可行的方案,而非只是天馬行空。紐約的建築在地域有限的束縛下,也是理性的產物。藉由蕭博文感性、理性兼具的眼睛,我們更能觀察到紐約建築獨有的生命力。

紐約的高樓從早期的裝飾藝術、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建築,再到近年來的環保、高科技建築, 甚至舊廠房變時尚空間⋯⋯,都是領頭羊,活生生就像個大型的建築博物館,全球再也沒有一個城市能夠擁有如此多變的建築風格。

年輕又多元, 讓紐約的都市計畫和設計,成為許多新興國家發展的參考。《壁紙》(Wallpaper*)出版的《城市導覽:紐約》開宗明義的說,「紐約今日做了什麼,明天其他城市也會跟進。」今日的開放空間容積獎勵制度,就是從紐約開始的;全球努力發展

摩天大樓的大本營, 就在紐約。曼哈頓化(Manhattanization)這個新興語彙就是用來形容這個趨勢。

永遠站在趨勢的前端,意味著,紐約建築不停的「代謝」:當你站在建於1883年的布魯克林大橋望向曼哈頓島時,櫛比鱗次的摩天大樓建構紐約專屬的天際線,但它隨時在變。每隔一段時間,就有幾棟高樓拔地而起。不斷更新,確實是紐約建築的主精神。

就新建築來說,紐約在20世紀成為世界政治、經濟的中心,創造不少有錢人,是他們豐富紐約建築的多樣性。過去百年來,全球最具天賦的建築師幾乎都被他們找來紐約蓋建築。譬如,包浩斯學校第三任校長的德籍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傳遞「少即是多」的Seagram大樓;曾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被譽為建築界畢卡索的美籍蓋瑞(FrankO. Gehry)設計的IAC企業總部大樓,造型扭曲、外型似波浪起伏;首位亞洲女性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的妹島和世設計的新美術館,猶如一個個方盒錯置堆疊起來等,不勝枚舉。在舊建築的代謝和重生,紐約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蘇活(SoHo),這裡是全世界將工廠廠房結合藝術文化再利用的濫觴。

蘇活,在歷史上幾經起伏,最早是中產階級的住宅區,卻因商店、遊客的入侵,而迫使居民搬遷。1870年代,因為鑄鐵(Cast Iron)技術的普及,蘇活原本木構和磚造的房子,開始被鑄鐵建築所取代,同時吸引紡織業、輕工業的工廠進駐,成為當時紐約著名的工業區。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紐約的紡織業慢慢的往美國南方移動。有些藝術家發現這些乏人問津的廠房空間,租金低廉,挑高的空間,柱子很少、空間很大,開始進駐。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講的挑高開放型(Loft)空間的原型。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