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玻璃方舟藏聽覺藝術路易威登基金會

每個拐彎都彷彿五○年代美國電影裡最清潔美好的高級豪宅區裡,距離Google地圖上的目標不知怎麼就是越來越遠,無止境的草坪上只有優閒嬉耍的孩童和遛狗的貴婦,有一瞬間真的以為自己走到莫內的畫中。但當我們終於汗流浹背的在豔陽下望見傳說中的大師Frank Gehry設計的玻璃帆船建築,外面長串的人龍讓我們的心都碎了。

不瞞你說,我們搭地鐵到號稱是巴黎有錢人居住的十六區之後,就整個迷路了。

每個拐彎都彷彿五○年代美國電影裡最清潔美好的高級豪宅區裡,距離Google地圖上的目標不知怎麼就是越來越遠,無止境的草坪上只有優閒嬉耍的孩童和遛狗的貴婦,有一瞬間真的以為自己走到莫內的畫中。但當我們終於汗流浹背的在豔陽下望見傳說中的大師Frank Gehry設計的玻璃帆船建築,外面長串的人龍讓我們的心都碎了。

但是,你看過有美術館在門口與周邊,會提供瓶裝礦泉水和遮陽傘給排隊民眾的嗎?這麼大戶人家的作風,別無分館,就是路易威登。

這排隊人潮主要都是衝著第三階段創館藝術展「Keys to a Passion」,恰好是最後一天可看到孟克的《吶喊》、馬諦斯的《舞蹈(La Danse)》、培根的《Study for Portrait》等二○世紀大師傑作。這是二○一四年底開幕以來第一次的大型特展。第一階段的「創造之旅」說的是這座奇妙建築的故事,第二階段是北歐藝術家Olafur Eliasson的個展。此番展出則是向歐洲各大美術館借來難能可貴的鎮館之寶,算是很完滿的為創館宣言畫下句點。

基金會的成立是希望促成永久的藝術文化教育中心。確實,這座漂亮的美術館在二○六二年就會歸公:巴黎市政府只是將「馴化公園(Le jardin d'Acclimatation)」這座高級公園借給路易威登五十五年而已(從動工的二○○七年算起),路易威登也大方將這座玻璃方舟當作禮物送給巴黎市民。

外型彷彿冰山又似帆船的路易威登基金會(Fondation Louis Vuitton),有機的豐潤線條是Frank Gehry手筆,但鑲嵌在赤裸的鋼條上的弧面玻璃,則是承襲了十九世紀中期流行於巴黎的建築風格,代表作便是巴黎大皇宮。「馴化公園」這奇怪的名字,是因拿破崙三世在一八六○年設立時,用來將國外的珍禽異獸和奇花異草在此馴養後融入法國。不過帝國解體、公園數度轉手,這裡已變成市民的休閒中心,貴婦遛小孩和遛狗的好地方。基金會頂樓的空中花園也種著異國情調的智利大根乃拉草、澳洲羊齒蕨等,倒是相當呼應。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