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和老天爺賭博的行業 烏來的美麗與哀愁...

今年八月,蘇迪樂颱風重創了新北市烏來地區。這一個大台北地區唯一的原住民部落,因為這一場風災,不僅帶來深重災難,溫泉的過度開發,也讓當地的泰雅族人及整個台灣人,不得不去面對,這一場土地浩劫。

今年八月,蘇迪樂颱風重創了新北市烏來地區。這一個大台北地區唯一的原住民部落,因為這一場風災,不僅帶來深重災難,溫泉的過度開發,也讓當地的泰雅族人及整個台灣人,不得不去面對,這一場土地浩劫。了解泰雅族歷史文化的人,應該都會知道,河流在泰雅族遷移過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當年烏來地區的泰雅族祖先,為了延續命脈,從南投縣仁愛鄉出發,循著一條條河流,找到了南勢溪上游,看到自然資源的富饒景象,決定留下來,但溫泉在泰雅族人眼中,只是發燙的熱水,從來沒有想過要拿來發展觀光。

「我們的祖先從來沒有教過我們怎麼賺錢,商業這個觀念,也從未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裡面。」烏來文史工作者Alow Hola這樣說道。

風災過後一個月,我前往福山深山裡的馬岸部落,拜訪Alow,他家的位置就在伊殿園溫泉美地上方,而伊殿園佔地17萬坪,在行水區裡違法開發,被視為風災的元兇之一,Alow一路看著它開發了30年,才到今日的規模,早期是高官的私人招待所,最近幾年才開放營業。

伊殿園的老闆李村城,是早期證券圈名人,後來娶了泰雅族人,利用原住民身份買地,但因為長期在行水區裡開發,不僅禁止族人到大羅蘭溪上進行傳統漁獵,連要到舊部落耕種,都得經過他的同意,儘管李村成提供部落就業機會,但常宜佔地開發,也引發部分族人的反彈。

反觀Alow的土地,他從教師工作退休以後,就專心地投入農務工作,山上的房子自己蓋,想吃什麼菜就自己種,Alow說:「反正我是吃素,就算颱風來了,把路沖斷,我待在裡面,可以吃自己種的菜,還有喝不完的山泉水,就算被困在裡面好幾天,我反而覺得很清幽,不會被外人打擾。」

和老天爺賭博的行業 烏來的美麗與哀愁...

對於同是泰雅族的我來說,原住民對於生活的觀念,從看我開小吃店的媽媽,一天只開店兩天,休息五天,我就深切感受到,原住民對於生活的樂天及自在。因為對於我們來說,錢夠用就好,生活不應該只是為了賺錢,但賺錢卻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