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聽見聲音的風景追隨野地錄音師,探索台灣奧陶紀苔原

九月二日,alive採訪團隊跟著「野地錄音師」前進太平山,直擊野地聲音採集現場。暗夜走在沒有路燈的山路,唯一的燈光是我們的手電筒和頭燈。黑暗中,聽覺似乎比視覺可靠多了。我們搜尋聲音,雨鞋踩踏在水泥地發出規律的摩擦聲。四周很安靜,輕細的蟋蟀聲是最穩定的夏日夜晚合唱,成為一路主打歌。或許因為空中飄著細雨,這夜聲音收穫不多。直到最後,艾氏樹蛙才發出斷斷續續的「逼」「逼」聲,叫聲似小哨子,清脆而響亮。

隔日清晨,經過雨水的淘洗,葉子亮晃晃的。金翼白眉的嘹亮鳴叫,劃破山林寧靜。她舉起指向性麥克風,手腳俐落的瞄準鳥音所在位置,按下錄音鍵。長長的麥克風看起來像把手槍,她像位女大兵,精準射擊,只是捕捉的是聲音。認識她兩個月,我發現她最常出現的動作是「閉眼睛」,無論興奮的談論錄到什麼有趣的聲音,或者在此時。此時我們其實看不見金翼白眉的身影,牠隱身於樹叢,我們只是閉上雙眼,靜靜的聽。

她是范欽慧,野地錄音師,廣播節目〈自然筆記〉主持人,台灣聲景協會理事長,兩個女兒的母親。所有身分的交集,那就是——聲音。

追聲音十八年,她上山下海,四處採集台灣野地聲音,曾帶孩子南征北討十二座森林,錄下上百種動物聲音,孩子的週記本成了動物奇遇記。她站在媒體、聲學研究與聲音藝術的交會口,訴說聲音的故事。

「我錄下聲音,總覺得我有責任替它們發聲。當看見森林消失,你會生氣;但聲音的消失,你卻沒有感覺,因為你不識聲音。」范欽慧說。錄製野地聲音的背後,蘊含環境關懷。她一直在做的,是推動用聲音認識、理解甚而保護環境。環境資訊中心主編詹嘉紋說,以往談保育多以視覺為主,范欽慧提出的聽覺角度非常少見,也顯得珍稀。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