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風行全球的野花保育風潮

讓台灣重現野花風光

2006/03/16

LINE分享 FB分享

春天一到,從歐洲、美國、到南半球的澳洲,紐西蘭,都可見到野花遍地的美麗景象。還有人形容上萬種野花在澳洲大地盛開,有如上帝正在晾彩色地毯。

「野花並非單獨存在的生命個體,它會在某個地點生長,也絕非偶然。」這是《台灣野花365天》書中的一句話,也提醒我們,野花是大自然的重要生態指標。事實上,這些年來,「野花保育」在世界各地,已引起相當程度的重視。

例如,美國德州自一九三○年代開始,就有計畫的在道路兩旁和公用空地播撒大量花種,還成立野花中心,推廣保育野花的知識。要是有人被野花美景迷住,想要摘幾朵回家欣賞,可是會惹上官司的。如今德州光是登記有案的野花種類就超過五千種。

其實,台灣野花超過上千種,常見的也有四百種左右,但在台灣,想要見到無人照料、未經破壞的一大片野花,卻不是件容易的事。在春天,走台十四甲線往合歡山,可以看到滿山遍野的紅毛杜鵑盛開,而且,越往高處越盛開、越壯觀,那是因為高處沒有人為的破壞和採摘。

淡水商工園藝科老師梁素秋說,紐西蘭也曾因為大面積地開墾牧場,讓野花瀕臨銳減的命運。但後來農民們開始對野花的存在,有更強的自覺性,進而主動著手保育野花。紐西蘭的野花種類不過一百多種,還不到台灣的十分之一。但隨意一種,卻都能長成令人印象深刻的風景,實在值得台灣人省思。

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賴國祥組長,對台灣的野花保育心有戚戚焉,他說,即便在近年經濟起飛、大量開發的中國,也都有《野生植物保護條例》。反觀台灣,目前只有《國家公園法》和《森林法》與植物保育相關,出了這個範圍的路邊野草野花,自然難逃任人摘採的命運。

賴國祥認為,只有讓大家認識野花,才會愛護它。發現野花的存在,其實是保育的第一步。

想讓台灣的野花能在春天盛開,除了不摘不採,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

為重現野花,紐西蘭或加拿大的做法是,花市就可買到一整包的野花撒種包,一般人買回家後找空地自種。台灣還沒有這樣的產品,但賴國祥建議,即使想要自種,最好挑選台灣原生種的野花如台灣百合或射干,因為現在台灣的野地已經被外來種大舉侵占,像是大花咸豐草和非洲鳳仙花,原生的台灣野花反而越來越少。

駱明永的建議最直接,在閒置的野地上,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先把不屬於那裡的東西給清除掉!不管是塑膠袋、衛生紙、還是磚頭、傾倒的廢料,總之「不自然」的東西,就是妨礙野花生長的禍首。

梁素秋說,其實野花比一般人想像中更容易「不請自來」,只要把雜草除掉,風一吹,就會把野花種子帶進來了。在鄉間常見的休耕地或是廢耕地,常常都可見到無人播種的野花。因為野花只要環境適合,它就會自己發芽,生命力強盛的野百合就是這樣,「就把種子撒下去呀,有種子就會有希望。」她說。

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目前正從事「台灣原生種野花包」的種類研究,將提供給園藝商開發成產品。一旦台灣春夏季時野花一年比一年多,代表我們對生態環境的重視,事實上,這也是「愛台灣」的另一種具體表現。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