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在環島步行中發現人土新關係他用走路找回生活腳步

微風輕送的台北景美溪畔河堤,三三兩兩慢跑人群外,過去三個月來,每到清晨或黃昏,就有這麼一個身影,慢步沉穩的走著。路上的每一座涼椅,河流的每一段轉彎,他都再熟悉不過。

他,是蔡逸君。原本在《聯合文學》擔任編輯,曾是蔡明亮導演電影「愛情萬歲」編劇和副導演。和多數從中南部鄉下到台北奮鬥的人一樣,十八歲離家北上讀書工作後,在繁重的工作與頻繁的人際往返之際,他幾乎漸漸要忘記自己是來自南部的草根小孩,及當初對生活的鬥志。

兩年前有一天,無來由的,他想走路回彰化老家。藉此喚醒因生活太便利,而被遺忘的與生俱來的身體基本能力。

而他說了,也就真的做了。先是在台北市區「練習走路」。他從台北龍山寺捷運站出發,沿著廣州街、西昌路往東走,經過西寧南路,民生西路,民權西路,開車約半小時的路程,他走了六小時。

走路,比他想像中的困難許多。這不單只是四肢擺動的機械動作,更像是一種對自我意志的磨練。

用走路回到原鄉

二○○四年十月十三日,早上十點,他背起三‧五公斤重的行囊,來到他當初北上闖蕩的起點,台北車站,這也該是返鄉的第一站。他沒有買車票,而是邁開大步開始走。

第一天從台北到桃園大溪的路上,他只專注在自己身體與思緒上,冷漠的與周遭人群擦肩而過。「感覺自己速度很慢,很慢的在走著。」車輛呼嘯而過,捲起的煙塵刺痛了他的眼, 忍著痛,正中午,頂上太陽烤著,他緊盯著計步器上的數字從○開始一路往上增。

沿著一號省道前進,一步又一步,眼中看見的,不是路旁的景物,而是腦中日益清晰的故土。「身體越辛苦,腦袋越清楚。」他說。

一天八小時,一小時五公里,他以這樣的速度前進著。

第二天,身體的疼痛築起一道高牆,遇上了撞牆期,抬腿跨出半步都是艱難。速度變慢,心情也開始浮躁起來。心中不斷想著:現在回頭,兩個小時後,就能回到舒適的家,該不該下去的聲音,在心中盤旋著。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