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學搭配 不必亂消費品味教授劉維公

每次出門前,花個十來分鐘,東吳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劉維公就能著裝完畢,輕鬆上路。但當他出現在公眾場合時,卻常引起「咦,他是大學教授嗎?」的問號。

一般以為,當老師可不能穿太花,偏偏他就有幾件花襯衫。一般也以為,正式場合男士就該打領帶,偏偏他就覺得不一定,和長官開會時照樣露出五顏六色的T恤領口。

劉維公的學生,則常在下課後跑來問他:今天穿的衣服哪裡買。有位學生還在學期結束的謝卡上寫著:上劉老師的課,賞心悅目,無論在心靈上或視覺上。

有人如此稱讚你的品味,理當是件美事。不過,當劉維公初聽到《生活專刊》想請他示範一下穿衣哲學時,他卻有點怕怕。

時尚感 紅電腦×手工眼鏡

「畢竟,這個社會對『穿著』仍充滿敵意。」劉維公擔心的是,傳統上,會打扮的人給人的刻板印象,常是拜物的敗家子。而他不但是男生,又是大學教授──還是教社會學的。「已經有人在說,『劉維公不夠批判性』啦。」他有點無奈的說,這個社會對社會學者有既定的要求,社會學者尤其不能說「我喜歡消費」這句話。

但是,明明他正是研究消費這件事的,明明消費會帶給他快樂,明明他已經消費得起好東西、也已經懂得利用這些好東西,型塑自我風格。例如,一件收口精緻的優良T恤,一副手工眼鏡,一台墨紅的筆記型電腦。

五年級中段班生的劉維公之小小擔心,正代表著他這個世代及其以上的台灣男士之集體害怕:穿衣服是瑣碎的,好打扮是罪惡的,買名牌是奢侈的。短袖白襯衫配打褶西裝褲這一大類規格一致、製造業思維的傳統配法,應該一時不會從台灣島上消失。

劉維公當然是不會這樣穿的了。不過他開始注意外在形象,也是直到念碩士時。他說,在台灣七○、八○年代前成長的台灣小孩,哪懂得什麼叫穿衣。多數父母是完全不會教這種事的。他早期開始跟其他男生有點不同的打扮,也不過是紮個馬尾、穿條破牛仔褲罷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