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文化創意 讓建築變藝術

攝氏零下40度的北極圈,有一群人以冰塊為磚,吹雪為泥,把銀色世界裁成了立方,這座一年只營業一季的旅館,三個月後,就會在極圈的夏日陽光下,消失於無形。堆積木只為了把它推倒,這群追逐美麗瞬間的狂人,叫作冰晶建築師。「這是革命性的idea,非常了不起!」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看了國家地理頻道「偉大工程巡禮:冰晶旅館」紀錄片後,忍不住心嚮往之。

試想這由建築師與冰雕家共同打造的夢幻工程有多艱難。初春雪一融,得立刻在氣溫驟降之前,從洶湧的冰河裁切總重達三千噸的巨大冰磚。還得放個半年適應溫度,接近隆冬時才得興建。突破技術層面的問題,近年來卻出現更棘手的危機:全球暖化。氣溫的上升,大大壓縮工程時間,更增加崩塌的危險性。蓋了50年的房子,趙藤雄認為此工程不可思議就在建築師對結構計算精準。「這麼冷的天氣下作業已經很艱難,還得再全盤考慮氣溫變化、冰的硬度等問題,想辦法強化結構,實在不容易。」

冰晶旅館在瑞典矗立了20年,走遍世界的趙藤雄笑說,有機會的話真希望自己是那一萬二千位入住旅客的一員,實際感受那融雪之前的瞬間美麗。

春天一到,瑞典的冰晶旅館化為融冰,然二○○八年的北京奧運,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建築團隊,在三個月的時間壓力下,砸了大錢打造只存在八週的「奧運宣傳館」,卻為北京留下了一個永恆的建築新概念:「綠」。

只被定位為世界最大的工廠,中國大陸並不甘心。二○○八年的奧運,是其形象大躍進的大好機會。於是,一批頂尖的綠建築設計師進駐北京,要打造一場節能減碳、永續環保的綠色奧運。除了舉世驚豔的水立方、鳥巢,「偉大工程巡禮:北京綠建築」中特別提到一朵曇花:賽後即拆的「奧運宣傳館」。這棟建築有各種綠色特質,它利用隨太陽移動的光纖燈管引進自然天光,並用建築物側面的光伏板採集太陽能化為電力,甚至連鋼骨架都能重複利用。和前述兩座主要建築最大的不同是,它不需要禁得起時間的考驗,它是為了啟發來館之人心中那塊珍愛地球的小綠洲。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