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Lesson17 新設計與老骨董

2009/12/03

LINE分享 FB分享

當一把看來平平無奇的設計師椅子,被當作藝術品對待,出現在當代藝術畫廊、被拍賣,賣出不輸骨董的高價,對當代藝術投資人來說,代表了什麼意義?

蔡康永(以下簡稱「蔡」): 有一個有趣的社會新聞。某天,一輛貨車來了,然後有四個工人搬了一張桌子,進了喜來登飯店的大廳,跟經理說,「老闆叫我們來換掉大廳的那張黃花梨桌子。」還好,當下經理就通報上去,所以就知道這是一個騙局,趕快制止這件事情,逮捕了這幾個來偷這張黃花梨桌子的人(編按:黃花梨為中國傳統明式家具珍貴材料)。

它妙就妙在,你不揭穿它,大部分在飯店大廳走來走去的人看它就是一張邊桌而已;只有識貨的人會想出這招,「我來試試看,用一張爛桌子去換……」。桌子就是桌子,可是其實價值上有很大的差別。現在你如果去臺北市某些高級家具店,你會發現家具已經貴到,不是傳統的態度可以想像的程度。

以前你認為貴的家具,應該是,比方象牙做的,或者黃花梨,或者動物珍貴的毛皮;可是這幾年,你會發現一把看起來平平無奇的木頭椅子,它售價40萬,因為那店員可能會先跟你講說,「這個設計師是比利時的誰誰誰」,然後他會再帶你看椅子某一處鑲的一塊牌子,上面寫著「限量50把之12」。你發現,椅子不只是一把椅子,它限量,它好像也是藝術品。

陳冠宇(以下簡稱「陳」):對,這三、四年之內,有些原來做當代藝術的畫廊,開始代理設計師、建築師。例如說,高古軒(Gagosian Gallery),全世界最大的當代藝術畫廊,他們代理Marc Newson(知名設計家,作品被紐約當代藝術博物館、倫敦設計博物館等指標博物館蒐藏);還有英國Timothy Taylor畫廊,以前代理過(普普藝術大師)安迪渥荷的,現在代理以色列裔設計師Ron Arad。然後,也有很多藝術家,受邀去設計可以使用的家具,就像台灣的藝術家林明弘拿他的花布去跟義大利的家具廠合作;(日本藝術家)村上隆設計了很多大家都認得的圖案,然後他的公司KaiKai KiKi也要開始準備賣家具。界線就完全模糊掉了。

蔡:這邊先幫讀者界定一下,傳統定義,設計師設計的東西目的應該是「服務」,設計衣服是給人穿、設計房子是給人住、設計家具是給人坐的、給人用的……,藝術是不服務人的,藝術本身的存在就已經完成。比如說,杜象(Marcel Duchamp,當代藝術之父)把一個尿斗,從廁所搬到了展覽裡面,突然變成一件藝術品,那是當代藝術史裡面革命性的一次。藝術的宣言就是說,我獨自存在,我自己就已經完成了;好用好穿是設計師該做到的事情。可是如今設計師開始不甘於只做設計師,他設計出一些不好用、可是卻呈現某一種美,那個美超越使用價值。

蔡:以前,家具能夠在拍賣市場創高價,都是骨董,乾隆皇帝坐過的椅子,或是聖羅蘭客廳接待過無數名流的沙發,它身上珍貴的價值來自於時間造成它的稀有;可是設計師做的藝術家具是新的,一出來就有高價。我覺得比較好奇的是,有些東西長期以來,在我眼中都美得接近雕塑的境界,可是卻沒有變成藝術品,比方說高級音響的揚聲器。

陳:我覺得這不會變成有價值的東西。第一個,在它的數量,因為它大量生產;第二個,它是設計來給你用的,只是實用的東西加上藝術元素。跑車跟衣服,高級訂製服現在貴到一套50萬、一百萬的也有,有人蒐藏,也可能增值,可是衣服還沒有變成藝術品。

蔡:如果你問我個人的觀感,我喜歡骨董超過設計師藝術,我願意買一把從明朝開始已經有幾千個人坐過,在上面也有痕跡的椅子,然後我也敢坐在上面,我不要買一把我現在花了一百萬買來的椅子,然後我不准我的客人坐在上面。

陳:所以買東西的想法很重要,「我到底是在買椅子?還是買sculptures(雕塑)?」當作買雕塑就沒有這個疑慮。

蔡:我記得某個有錢人講的話,記者問他說,「你這艘遊艇多少錢?」他說,「如果你曾想過要多少錢,你就不夠有錢。」那種人當然可以去找20把Marc Newson的椅子當晚餐椅,給大家隨便坐,然後把醬油倒在上面。(笑)

*骨董家具的價值,來自於時間造成它的稀有。可是設計師做的藝術家具是新的,一出來就有高價。

小檔案_蔡康永

知名電視節目主持人、作家。買畫經歷超過10年,有時任性,有時理性;有時眼光不錯,有時鬼迷心竅。 喜歡當代藝術的叛逆、搞笑、性感、猥褻。如果能既有趣,又證明自己的眼光,買藝術就會很有意思。

小檔案_陳冠宇

藝術經紀人,曾任職於投資銀行及上市公司財務長,以J. Chen之名活躍於國際藝術交易圈。 蒐藏經歷超過10年,客戶包括多家上市公司老闆、明星,如:張小燕、林志玲,及作家侯文詠等。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