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昂蒂布之晨 _Morning at Antibes

女人與小孩_Woman and Children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藝術史三秒通邱建一台灣人氣最夯導覽員

週六上午,台北市立美術館裡窸窸窣窣、低聲交談的人群中,突然爆出一群人扼抑不住的大笑聲。順著聲音望過去,豎起一根食指示意大家放低音量、一臉無辜與歉意的,是以藝術講題走紅各社區大學與講座的臺北市立教育大學視覺藝術系助理教授邱建一。

「笑小聲一點。」是他每十分鐘要提醒學員的一句話。因為全程只有笑意,毫無睡意,每個週末都有金融圈、會計師事務所揪團、貴婦包班,跟著邱建一出門逛美術館。

他擅長將遙不可及的藝術大師,反過來以充滿七情六欲的小人物姿態來描述:達文西也會耍笨、偷懶,雷諾瓦也會狗腿,馬諦斯好色、偶爾使使壞心眼。讓人從畏懼接觸「好像很崇高」的藝術,轉變為感覺親切有趣。專精藝術史的背景,更讓他有說不完的藝術家生平題材,很會用講述八卦般的「軼事風」口氣,讓人聽得津津有味,看畫,就不會只是辨別五顏六色和方圓線條那麼無聊了。

美術館之所以無聊又討厭,是因為那些擺在牆上的名畫,好像都應該很厲害,我們看不出來哪裡好,一點感覺也沒有,是我們的錯。但邱建一總是能體諒普通人心情,以很庶民的眼光和口吻開場,但深入讓人了解時代意義下,作品到底好在哪裡。

例如台北市立美術館前一檔展覽「從馬內到畢卡索」,他劈頭就說:布丹(Engene Boudin)的畫看起來是不是很奇怪?那一大朵白中帶黑的雲,明明是好天氣,但畫得好像彗星撞地球之日,不小心還以為是失火?

大家心裡一陣暗笑後,他才解釋,十九紀初的畫家還沒有辦法準確掌握大氣光線,暗部永遠補上黑色,而非後來印象派畫家常用的紫灰、藍灰色。這時再去比較旁邊幾幅印象派畫作,才能看得出來他們的突破在哪裡。他卻不忘額外追加布丹與莫內亦師亦友情誼的小故事,這位在台灣根本沒什麼名氣的法國重要畫家,才被大家「哦」的一聲記住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