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王子學院藏世界藝術

到創意東倫敦,找消失的古技藝

2015/08/13

LINE分享 FB分享

遠離西區的奢華,我們來到東倫敦,這個充滿塗鴉次文化的地方。有趣的是,在這樣新銳藝術竄起的地區,有一間王子的學校,做的是幾世紀前的彩繪玻璃、馬賽克、波斯繪畫。查爾斯王子傳統藝術學院(The Prince’s School of Traditional Arts,簡稱PSTA)由大家熟知的威爾斯親王(查爾斯王子)於二○○四年成立。很少人知道,其實整個英國皇室中,查爾斯王子對藝術的品味首屈一指,尤其醉心於消失中的古文明藝術及伊斯蘭文化。查爾斯王子傳統藝術學院便是體現他的藝術主張:保留傳統。

一進到這個學校,挑高的空間,沒有多餘的陳設。隨處可見完成的、未完成的木雕、玻璃、畫作就這麼擱著,成了空間裡的妝點。空氣裡雜著木頭的香味和顏料味,映入眼簾的是一排破損的布面沙發和木椅凳,幾個學生很隨興的窩在沙發上吃中飯,還有幾個掛著濃濃的黑眼圈,從我身邊飄過。「他們沒日沒夜的在忙畢業展和考試。」業務發展經理瑪歌(Margot Stone)眨眨眼對我說。這兒與想象中美輪美奐的「皇家」學院相去甚遠,但那種帶點凌亂又自由的藝術感,反而讓人喜歡。「我們讓這些新生代藝術家扎實的學習傳統技法,應用在當代藝術上,不僅僅是活於古物之中。」瑪歌說。而這裡也是全世界碩果僅存教授各種傳統藝術技法的學校。

二○一二年,有位台灣學生拿了獎學金前來取經,他是侯忠穎,師大美術研究所博士生,以栩栩如生的「手」畫,獲哈維特國際的贊助,搶得進入PSTA的門票,成為該校第一位東亞面孔。

練基本功貫通東西美學

他的風格原本是當代寫實油畫,但到英國完全砍掉重練。第一年進去什麼都學,拿起圓規畫幾何、彩繪玻璃、馬賽克拼貼、伊斯蘭圖騰設計、波斯繪畫,紮好馬步。「這個學校很特別的地方是,特別講究技術,他們認為唯有從實踐之中,專注、平靜才能去領會精神性(Spiritual)。」侯忠穎說。

明明是英國的學校,為何連回教世界、佛教世界的藝術也極力保存?侯忠穎給了我一個查爾斯王子的世界觀:「他認為東方與西方文化是共融,不停的交會影響,回溯到後來可能都是同一個源頭,藝術其實沒有國界。」好比侯忠穎在學習波斯繪畫的過程,發現它的技法其實就是東方的丹青(膠彩)畫,傳到印度又變印度畫。他到威尼斯的天主教堂,竟發現像是出現在道教宮廟裡烏龜咬捲軸的雕刻……。這些令他茅塞頓開的新視野,讓他創作時運用技法更加自由。

每年畢業展,查爾斯王子必定親臨。當時王子被侯忠穎畫的金龍仿古圖給吸引,讚許:「畫得很有靈性。」兩人並聊起龍的形象在東西方文化之間的不同。今年十一月底,PSTA預定來台辦展。這間僅三十人的王子學校,正用最古老的技法創造新潮,讓傳統在新銳藝術家手中延續。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